朔漠 (七)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六)

——————

朔漠 (七) 大漠沙如雪


那柄匕首在夕照下呈现出一种水般的青色,干透了的血迹烙在上面,像是锈斑。

但韩文清很清楚,它绝对非常锋利。

他不禁握紧了拳头,与此同时,他也看见,叶修将右臂伸直,丢下了被他捏了一路的口袋。青铜和阗玉饰物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这样“物归原主”,恐怕算不上什么诚恳的态度。韩文清想,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为叶修的性命安危担忧。毕竟一开始,这个贼就偷了他的东西,不是吗?

刀锋挑着明晃晃的阳光,被它指着的叶修不得不又往后退了一步。韩文清看见他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鉴于刀尖离那家伙移动的喉结有多么地近。他知道叶修一定正在疯狂地思考该说些什么来挽回局势。

他一直把这场莫名其妙的逃亡归咎于叶修,当然,要不是为了这个一肚子坏心眼的小偷,他身为堂堂汉军都统,才不至于和胡人商贾扯上关系呢。不过现在,他竟有些开始佩服叶修的胆色了。

商队里的几个人用他们的语言简短地交谈了几句。他看见叶修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包括还未说出口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韩文清听不懂那种语言,但是他听得懂其中的情绪。冰冷的感觉迅速地蔓延到他的四肢,这是害怕,他觉得自己感到害怕必然是合情合理的。

那些人想杀掉他们。

脑海中只剩这个念头在打转。胡人们越来越激烈的争执声像点兵的鼓点一样催促着他,一瞬之间他就做出了决断:

“叶修!”

叶修下意识地循声面向他,正好被他扑倒:但接下来却并非是倒在了地上。

他们刚刚站在沙丘的脊背上,身后是落差极大的谷底,风造就了陡峭的坡度,他们将很难再攀爬上去,相对地,那些商人也很难随着他们下来。

他是这么计划的,但不知事实是否真的如此,无奈时间紧急,他只好和叶修赌一赌运气了。

他被沙尘扑了一脸,下坠的时间也不够他开口说话,这回真的是动作发生得比想法更快。

叶修狼狈地翻滚着身体,试图从陷落的沙坑里重新站起来,韩文清伸手捞了他一把。

叶修反手握紧了他的手腕,他不明所以地对上叶修的眼睛。

眸子里映着沸腾的日光,血红的夕日正安静地悬在韩文清背后的天空上,

“为什么。”叶修的语气很茫然。

“为什么救你?”韩文清微微皱眉。你在想这个?白痴。“他们想要杀你了!现在也是,所以,快跑啊!”

两名少年没放开相握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涉过漫漫沙海,那速度,勉强算得上是“跑”吧。

他们都没有回头,撕裂的风声已经告诉了他们一切:大风偏离了弩箭原本的方向,他们没被命中。

前方耸立着新的沙丘,他们跑过去,绕到它的背后。

逃走,他们做到了。


“他们不会来的。”

“因为我把东西还给他们了?”叶修在他身边坐下,学着他的样子,用脊背倚着沙丘。

韩文清把手放在屈起的膝盖上,整理了下双手绑着的护带。他对叶修的回答摇了摇头。“穷寇莫追,商人是不会做赌性命的事的。”

叶修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就算从哪个陡坡爬下来,我们也可以打个伏击。”

他点头,松开牙齿间咬住的绑带。“现在,先机在我们这里。”

叶修以一种非常难看的姿势挪到沙丘边缘,小心地抬首张望了半圈,然后轻声宣布道:

“他们在离开。这儿恐怕是风口,扎不了帐篷,他们没法在这儿过夜。”

“他们也没必要守着我们。”韩文清指出,“天要黑了,夜里那么冷,会死的是我们两个。”

“你还真是想得周到,”叶修慢慢地滑回到原来的位置,伸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怎么办,我们要死了?你有什么主意吗?”

“没有。”

叶修笑了一声,沙漠里的风很快把笑刮走了。“那你刚刚是头脑一热,跟着我滚下来送死的?”

“我一个人留在上面,也会死,”他简洁地分析说,把目光转向叶修,“我看你很厉害。”

“所以?”

他只好把断掉的句子再拾起来:“有本事的人不该死在他们手上。”

叶修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他们沉默了好久,浓稠得如酒一般的夕阳缓缓地爬过沙丘和他们的身体,天空变成了一片恢弘的蓝紫色。

叶修用手摸了摸眉心,然后朝他露出一个有点狡猾的微笑。“彼此彼此。”

他出拳,想要捶中叶修的肩膀,但叶修看透了他的意图,抢先握住了他的拳头。他们的手臂悬在半空中。

“韩文清,”叶修第一次全头全尾地念出了他的名字,“能不能跟我说一说你?”

他扬起眉毛:“有来有往?”

“当然,”叶修收紧了手指,韩文清能感到绑带牢牢地靠在他的手背上。“叶修,从邺城来的洛阳,四年了。”

“韩文清。”他想着又补上半句。说好了有来有往。“我家在青州。干嘛问这些?”

叶修又笑,“我看你也很厉害。大概,如果今后会有能打败我的人,那就是你了。我当然要先了解一下你。”

说话这么自负,怪不得一路都招人厌啊。韩文清想。“你是要认我做敌手?”

“比起队友,”叶修松开了他的手,他们的身体不再相碰触了,取而代之的是言语。“我想,我们更适合做对手。”

他哼了一声。“你不是从皇宫里跑出来的么。”

“是啊。”叶修居然这么轻快地就承认了。

“你是皇子?”韩文清看着他。

“我,和我弟弟。”叶修把背上长条形的包裹丢在一边,然后摊开四肢,让身体陷在沙子里。天空已经变成了一汪深紫色,但被日光炙烤了一整天的沙子尚有余温。这个逃跑的小偷正用手枕着脑袋,看着那些一动不动的星星们。

“你应该成为国君。”韩文清立刻挑明了叶修话里的意思,“你知道的,我是都统,就是说,我应该是你臣下,我如何会与你为敌?”

在朦胧的夜色里,韩文清看见叶修慢慢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想靠近你。刚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然后嘛……我当然知道。我有一身的刺,就连我弟弟,都不愿意一直待在我身边。”

我看见了。韩文清不动声色地想。一身锋芒毕露的骄傲,这么耀眼,谁会看不出来?

最可恶的是,这个家伙真的有那样的本事,韩文清觉得,肯定有过很多人,想要揍他却反被揍得无力还手。

但他心底突然漾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一种热乎乎的,近乎于鲁莽的勇敢:

有什么好怕的。

他自己更不是个柔软的人,故才蹑足于行伍之间。军人所有的,是一种更为简单,更为热烈的生活,至于战场,他不敢说“喜欢”,但至少,他不畏怕鲜血淋漓的场景,也擅长于让自己活下去。

明知有尖刺,偏也想要握紧。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好先用力摇了摇脑袋,强迫自己去想点别的。

比如叶修之前的话……

“你……为什么不要皇位呢。”他问。

白色的水雾从他嘴边逸出。韩文清活动了一下手指,意识到周围已经迅速地冷了下来:太阳坠落了,显露在天空中的是上弦月,它冷峻的光芒为沙海染上了一层寒意。

“那东西又没意思。”叶修踢了一脚沙子,顺势坐了起来。看来不止一个人感到了寒冷。“一整个天下的主人,却连这个天下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也太讽刺了。”

“你从洛阳逃出来,这举动才更古怪。”

叶修又笑了,垂下头,看着他的膝盖。“其实啊……都是一样的。哪里不是茫茫人海。”

这里就不是,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韩文清想,看着遥远的地平线。没有风,沙漠一动不动,就像睡着了似的。

他也不想追根究底地问出个结果了,很多事情其实并没缘由,只是因为一时意气,因为无法解释的直觉。就像他今天为什么要救这家伙,硬要他说的话。

大概是,他和叶修都有一腔不听话的血罢。那些蓬勃的涌流,无时无刻不在脉管中呼啸作响,驱使他们去和这个世界作战。

这个脆弱而坚硬的世界。

叶修得活着,这样,他就不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了。他有同类。

所以,你就算要败,也要败给我,别轻易地死在别人的手上。

他握紧了拳头,最后检视了一遍双手的绑带。一切都准备好了。

“你冷吗?”他问。

叶修看着他,没说话,但水雾不断地从他嘴边跑出来,代替了他肯定的回答。

“前半夜还有月亮。”韩文清看了一眼天顶,月亮正好爬到了天心,这样他几乎看不见自己的影子了。

他站起来,仍然握着拳,递给叶修一个眼色:“来不来?”

“来什么?”叶修虽然说了个问句,却也跟着他站了起来。隔了有一人的距离,他们就这样站了一会儿,打量着对方。

“让我再认识一下你,”韩文清说,“还有那个,我看见了,那是你的矛。”

叶修一瞬间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将表情调整为了又一个狡猾的笑。他摇了摇头,转身拾起背了一路的包裹。

长条形的包裹最末端已经散开了,大约是之前从沙丘上坠落时弄的。叶修抖落包裹,拎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杆银色的矛,式样很简洁,长不过两米。

叶修漫不经心地握住了它,看似简单地抖了抖,瞬息间,矛尖就刺到了韩文清鼻尖前几寸远的地方。

如此,矛叶的形状和饮血的深浅,他都看清楚了。他将拳头放在身前,稍稍退后一些,盯着叶修。

叶修也偏着脑袋望着他。“它叫却邪。”

风声。

韩文清立刻伏下身体,矛尖正好从他脊背上方扫过。他迅速往后跳出一步,找回平衡,并开始移动,寻找着可以近身的机会。

“你没有别的武器?”叶修问。他的矛尖同时也在找他的麻烦。

韩文清摇头。

“你最好再学个什么,”叶修竟然一本正经地建议他起来了,“斩马刀?或者别的?不然——”

矛尖挑了个花,韩文清一时躲闪不及,被划破了手背。绑带也被割开了,血立刻就从伤口里跑了出来,洇到了绑带里。

“不然,就要在我这吃亏了。”叶修把他的话说完。矛尖划过空气,鲜血滴落到沙地里。他向前逼进了两步,大概是因为踩在沙里,整个人的平衡有些摇摇欲坠。

韩文清抿紧了嘴。他看见了破绽。

“你也别想得太轻易了。”


十几个回合后就不再冷了。

夜自然是越来越深,天空变成了黑色,而被月光照耀的沙漠呈现出的是全然的白,它们像雪花一样,随着他们的动作翻飞到空中,淹没了月亮。

他们没分心去看别的,他们只注视着彼此。

这是一场不用开口的对话。招式就是语言,甚至说,比语言更有力量,因为它在想方设法地破碎对方设防的同时,也不断地在为他们制造碰触对方的机会。

以手指,或是武器的尖端。

渐渐地,他和叶修都疲倦了,破绽不可避免地接连露了出来,只是他们也都无力再去抓住对方的破绽。但,他们都没有停下。

因为漠北的寒冷。

打斗可以让他们的血维持着沸腾,却终究没法温暖他们的皮肤。寒冷的空气仍然使他们的皮肤感到结冻般的僵硬,除了流血。滚烫的血液流过身体表面时,会有一刹那的温暖。

韩文清此前还从来没有这样战斗过:他不是在对抗眼前那个握着银矛的人,而是,和那个人一起对抗着午夜的低温。

这儿的寒冷太辽阔了,他们只有靠流血才能确认自己还活着。听来似乎是很无奈的事,不过。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爽快的事么?

他们歪歪斜斜出招,越来越醉翁之意不在酒了,终于,随着韩文清一招近身的动作命中了叶修,他们齐齐栽进了沙地。

叶修把手放在拳师的肩膀上,用力地推开他。他翻了个身,并肩躺在了沙海里。

映入眼中的是无数星星。韩文清分辨不出来,他感觉跟刚刚日暮时相比,它们的位置一点儿都没变。

也许再过一会儿,他和叶修都将死在这里,连星星都不会知道。

夜风从云端掠过,发出隐约的喧嚣声。他们都在危险地流着汗:汗水很快会冻住,给他们带来更多伤害的。但韩文清什么都不愿去想。太累了,真的是精疲力竭,他好久没有这么拼尽全力地去战斗了,他很难遇到叶修这样,能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看来,叶修确实预料到了一些东西。

忽然,他身体左侧的人握住了他的左手:“让我看看,伤得很糟糕?”

他抬起右手,放到眼前的位置。。那道狭长的伤口已经结上了薄薄的血痂。“是右手。”他纠正叶修。

不过他也没挣开叶修握错的手。他把右手放低了些,用牙齿咬住断开的绑带,粗暴地将它拆下来,然后,用舌尖舔舐着伤口周围。

凝住的血,还有黏附于其上的沙砾。他一边品尝着它的咸味,一边希望它不是致命的。

“韩文清,”叶修拧过头来看他,“你觉得,现在是几更天了?”

他好像没看见月亮了。“三更?”

叶修很慢地眨了眨眼睛,接着宣布说:“我困了。”

“我也是。”他收回左手,去把另一只手上的护带重新绑好。带子的长度不太够用了,他只好换了个位置打结。

“换个位置。”叶修踢了踢他的小腿,自己先坐起来,又拉着他,让他也坐起来。韩文清不明白地看着叶修,一只手握着却邪,一只手握着他的肩膀。

“地上太冷了,”叶修解释,“我的背和你的背都比它热。我们背靠着背。”

“这样你睡得着?”他质疑。

“试试嘛,”叶修说着还打了个哈欠,“困成这样,说不定让我拄着却邪站着,我都能睡着。”

韩文清不想和他继续讨论了,沙漠的白天已经让他嘴唇裂开了口。他按照对方的要求挪动了身体。

他比叶修高一些,相互倚着对方脊背的时候,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一点。

有一会儿他们都没说话,再过一会儿,他们都睡着了。


很久之后,韩文清才想通透,这个晚上到底有多么地意义重大。

那可能是他离死亡最近的时刻,从此他就知道,死不一定都是刀光血影,也可能是悄然而至的;那也是他第一次和别人一起经历生死,叶修,竟然成了头一个与他共渡过生死的人,比他麾下所有将士都排在前面——考虑到那时他还是个普通的都统;此外,那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某样东西真实的面目。

他以前以为,这是一样美好的,又遥远得让他永不可能得到的事物,但那个晚上告诉他,这样东西也可以很盲目,很疼痛,甚至是富有破坏力的。

事实上,他也不确定他和叶修之间,是否能用“爱”这个字眼来形容,但毫无疑问,那是一种可以逾越一切的力量。比生死更有力:他不害怕死亡,但有时,他会害怕这个,因为他永远猜不到这种感情究竟能做到多少事。

比如说,让他放心地去依靠另一个人的后背,比如说,让他看见可以照亮到第二天清晨的光明,比如说,让他在这片冷寂无人的荒野里,仍然能感到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平静的幸福。


他是被叶修喊醒的,天快要亮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睡很久。

“下雪了?”他难以置信地瞪视着沙丘,话说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

“这是沙漠。”叶修叹息了一声,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倒是让我见识一下沙漠要如何下雪?”

那这些是……什么呢?韩文清微微皱眉,看着覆盖在沙砾上的那层薄薄的白色。

“是结霜。”叶修回答了他没说出口的问题。“夜里太冷了。”

他们活动着略显僵硬的身体,狼狈地站起来,在这一小块地方走来走去。这个位置很好,被沙丘环抱着,没什么风。

叶修盯着东面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喊了他的名字。

“要日出了?”他望向天空开始发亮的一角。

“那儿有个驿站。”叶修伸手去指,他才注意到,“我觉得我们应该往那里走。然后,你应该能找到回玉门关,以及回洛阳的办法。”

“你呢?”他看着叶修。

叶修主动地把目光移开了。“我往另一个方向去。”

“去北疆?”

“也许,”叶修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好像他自己也没打算好。

他望着日出的方向,一时想不到要说什么。他原以为,要和这个讨厌又麻烦的家伙分别时,应该是很畅快的,可现在却不是这样。

“我们会再见面么。”

“你想的话,当然。”叶修很快就回答了他,“一年之后的今日,洛阳的话,你知道在哪能遇到我的。”

“一言为定?”他抬起拳头。

“我还等着你,日后来跟我争夺天下呢,所以,过仔细点,别被我之外的人干掉了。”叶修和他轻轻碰了碰拳头,先走开了。

他跟在叶修身后,同他一起穿过沙海。茫茫白霜在灿烂的,崭新的阳光中渐渐稀释了。

他还是想以为,那就是朔漠的雪。


(七)Fin  全篇 TBC

——————

--注释--

大漠沙如雪:出自李贺《马诗二十三首》其五;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阗玉:西域于阗的和田县盛产玉石

护带:拳师将长条的布条绑在手上,可以增加摩擦,减少受伤

饮血:矛身中部的“脊”两侧所带的凹槽,刺入对象时,血会沿着槽口流出

斩马刀:第一章里,韩所用的兵器,很长,稍有弧度的弯刀

——————

现在看来……5是不是出了比较大的问题orz很多人就没看下去了嘛?如果有觉得写得不好还请给意见~多谢了~

8会回归一年后以及十年后的时间轴……希望大家没看晕orz

评论 ( 7 )
热度 ( 52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