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末末!
很高兴能通过写这篇遇见末末,机缘巧合真是可爱(///▽///)
现在看来,这篇里也有很多幼稚的地方(羞耻),然后自己是个比较懒的人,很少写连载,写出来也很短,如果故事能更长一些,应该可以容纳更多东西吧
以及严格来说,这个故事和情爱的关系确实比较稀薄,提笔的时候,想到的大概是偏向关山月那样的感觉;承蒙喜欢了(鞠躬)

竹里馆:

 @春风白纻歌 照片是15年初拍的,已过了两年,我才想起来要写一个正式一点的repo,其实也只是再随便写点,很多想说的话,当年评论都说过了。


作为一个慢热星人,《朔漠》是我为数不多的,能跟着作者的节奏,一章一章追下来的连载。 ...

私以为 以韩队的性格,应该算是不太适应“全明星”那种娱乐意味很重的比赛?至少肯定不是非常“会玩”的活跃分子

叶修退役了,功成名就衣锦还乡,这结局挺好 韩队还要带着霸图走下去 他什么时候会退役呢 总感觉,如果没有特别重大的伤痛击倒他,他都不会走的

肯定有人会嘲讽老马恋栈,但韩队不像是把比赛当工作、娱乐的人 那就是一场场战斗 作为战士,只有失血太多而倒地 慢慢死去 这么一种归途

和老将道别难免难过 但坚持到最后一刻 才不折损一个战士的荣耀

有感而发。全职位面,作为韩队粉,我也非常感谢叶修和张...

[repo] 韓葉《朔漠》

感谢晓晓的repo~

恍惚一想,去年4月起看的全职,一年好快。当时我二三次元都遭遇了很多不顺,看到韩队和叶修两个角色,在蝴蝶的故事里努力着,很感动。也被这两人,被他们的战队,被所有努力的战士们鼓舞着走出了低谷期~

看过这篇的同学都表示韩队和大孙特别突出,确实,我没想掩饰对这两位的好感。猛虎将军,倚剑白云天的狂剑,为将者有责任和坚持,为侠者有不羁和洒脱,但写出来,都是同一个“勇”字,我敬佩他们

至于叶修,无需多言,我想,看过全职的人都爱他。越真实的角色越难写,但愿我写出了叶神性格里的百千分之一

韩叶确实是个更引人热血,而不是少女心的西皮XD我也自知不擅长情节,只好尽力描写气氛,冷兵器的时...

3. 韩叶 《朔漠》repo

谢谢repo~

被喜欢了非常开心,特别是在写文的过程中能得到鼓励,真心感谢ovo会化为动力的~

遇到圈子重合度高点也很相仿的读者也是幸事~毕竟想写些什么的初衷好像就有期待认同感这条w被圆满了真好,再次谢谢(鞠躬~

Intellipid:

一直惦记着要写的repo,现在终于敢摸上键盘了。


朔漠是第一篇我从连载开始追,一路到完结到出本的文章,那段时间刚好是自己对娘家的热恋期,每次更新都开心得像过年,和基友讨论文章一起尖叫流泪,在留言里刷激动的感叹号刷了一排又一排><随手翻了下自己的留言,发现此刻难以形容的激动和感动,和连载期间的感受依旧是一样的。


‘这

Can you love me again 1.5

明日边缘AU,题自电影的ED:Love Me Again

主视角是孙翔的;全职原作的时间线有扭曲

这次(我感觉)韩叶多了一点(x(主要是老叶一直在叨叨~

传送门:1.0

————

“【拟态】最常见的种类,是长这样的,”叶修弹开第二张投影,画面上出现了一只银色的,长着钢索般触须的怪物,“军部认为,世界上就只有这么一种【拟态】,但事实上,它只是最低级的一个种类,我和老韩给它取的职阶称呼是:【执行者】,也就是说,它们像蚁群中的工蚁,蜂群中的工蜂——随你怎么类比,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如果把所有的怪物视为一个整体,它们等同于这个个体的四肢,或者说,肌肉。”

叶修转头望向他:“跟上了?”...

2.《Wars come and go,but......》周翔无料本《命中》repo

谢谢repo!so真情实感看得我泪汪汪啦(x

年轻真好>>是的,非常想爱惜地捧住那种只有年少轻狂才配有的梦想和幼稚~

三次元的艰难……也不是想故意虐,避不开的问题。因为彼此相爱,才会在甜蜜和痛苦的两极之间来来回回。看故事的人也许会感动,故事里的人呢……也许痛苦也是相爱一场的意义之一?

Wars come and go,but soldiers stay eternal 这个句子好极!GET!

继 TE PUNGA之后又收到了小京的repo>  <超级鼓舞,感激!爱你!

张小丽:

全标题想用一下这个【Wars come and go,...

最初

无料本《命中》内文之一,放出

——————

本子不会加印,放出内页PDF:下载地址  密码:AL5U

自印请随意~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CP周翔

时间轴:荣耀第十区开服的四年前;依旧,私设很多很多很多>>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老板,拿个鼠标垫!”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香烟和方便面味,键盘前的一小块桌面上有着难看的污渍,好像曾经有罐可乐在这儿被打翻了。但比起室外,至少是温暖的。

孙翔把书包从肩上甩下来,就丢在地上,然后,用脚把那张破破烂烂的转椅勾出来一点,坐了进去。

他这一年长高了可能有20公分,网吧的...

星星白发犹少年

无料本《命中》内文之一,放出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CP周翔

时间轴是很久之后,因此,私设很多很多很多>>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牛奶热好的时候,正巧卡着十一点整,微波炉叮叮的声音和楼下客厅里的立式钟同时响了起来。

周泽楷把牛奶端到餐桌上:两只玻璃杯。他等了一会儿,却不见第二个人:又要他去喊了。

卧室没开灯,他走到门口,看见的是一团亮亮的荧光:闪烁着缤纷特效的电脑屏幕,坐在它面前的人正飞快地敲着键盘。

光听节奏声,他就知道孙翔正全神贯注着呢,更别说脑袋上还扣着全覆耳式的降噪耳机,能听见有人喊他才叫出了鬼。

周泽楷走过去,也不摘孙...

朔漠 (九) (终章~全篇完)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

(一) 风雨如晦(二) 宜言饮酒

(三) 岂曰无衣(四) 于嗟阔兮

(五) 狭路倾华盖(六) 欲出鸿都门

(七) 大漠沙如雪(八) 凉风起天末

——————

朔漠 (九) 匹马黑貂裘


“好了,小姐,这几张都是您的。”

“多谢多谢!”

苏沐橙把零钱掷在摊前,随即接过油纸包:刚出炉的芝麻饼,香气扑鼻,抱在手臂里,烫得心口也暖暖的。

“小姐莫急,午后雪又化了,路上不好走。”

她扭头,多望了一眼卖饼的小孩子。“着急的,我要去送个人,再一会儿,...

朔漠 (八)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七)

——————

朔漠 (八)凉风起天末 


下一年的秋天。

韩文清依然在洛阳。没人来过问他去年有一个多月是消失去了哪儿,相反地,他还升了一级。驻营地从鸿都门的东侧换到了西侧。

然后,就没有别的变化了,都城的生活安宁到令人乏味。这不禁让他时不时地,又想起那位能把任何事情都掀出浪花来的故人。

天知道叶修又跑到哪里去了。他想着叶修,边从洛河上走过。满月正映在水里,这才教他想起来,今日是十五,中秋。

怪不得快要日暮,街上行人还这么多。韩文清豁然开朗。这么多人,怕是都要去市集。说起来,自从上次和叶修在雨夜里遭遇之后,他还未再去过...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