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饲养金毛寻回猎犬的注意事项

最近在忙隔壁圈一个本子的收尾……《朔漠》写得慢吞吞,还没凑够一更的量(我谢罪TuT

被卖了安利,正好继续枪职系的摸鱼~这回是枪王小周~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时间十赛季之后,很久(所以,有私设);CP周翔

——————

总决赛周的倒数第三天,还剩最后一场攻坚战。

清早的食堂,轮回战队战斗法师的操纵者端着刚打来的粥碗,坐下没开动一会儿,就被人打断了。

那只手在离他脸很近的地方挥了半天,孙翔只得不情愿地放下调羹,凶巴巴地瞪向对桌:“干嘛?”

搞什么,今天早上食堂好不容易把花式粥里的南瓜换成了他喜欢吃的山芋块,刚刚他还挺开心的呢。

“小孙同学,”江波涛勇敢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宿舍管理条例的第六条?”

……这是什么高深莫测的突击抽查?!

孙翔差点没把勺子丢到没吃完的粥里。他抹了抹脸,不对,我今天还没睡醒吗难道。

邻桌的吴启立刻送上来自小伙伴的一记助攻:“回头,后面墙上就有!”

他拧过脑袋,很快找到了第六条,不明所以地念了起来:“队员应自觉保持个人宿舍的整洁和卫生,不饲养宠物,不——”

糟糕,被发现了!

孙翔还在想着要怎么应付江波涛接下来可能的问题,全然没意识到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把他自个儿给卖了。

“行了行了,别和自己过不去了,我看你想要编个什么样的借口骗我都累,”江波涛善良地直接跳过了让一根筋的孙翔同学无谓地浪费脑细胞的过招,“啥小狗啊?”

“……金毛。”

“养了几天了?”江波涛内心默默扶额,战队主力一边打总决赛一边偷偷在宿舍养小狗,谁家冠军队是这个画风。

孙翔咕哝着数了数日子,从实招来:“6天……不带今天。”

一边的吴启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队长,心累吗,小翔养狗养到第六天你才发现,关爱队友的力度不如从前啊。”

现任轮回队长江波涛差点儿没哭出来。“我这站最后一班岗容易吗……小孙,快点,卖我个面子,把小狗送出去,我们把这最后一场比完了,你夏休回去,爱怎么养怎么养,好不好?”

江波涛同志要在这个赛季末退役的事情,已经在轮回内部公开了。

孙翔为难地皱起眉头,“送出去,送哪儿去?江副……江队你不能这么没爱心啊!”说着,还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唰唰唰地划拉出相册,“你看,是不是特别可爱……恩,那话怎么说来着。”

吴启及时补充:“呆萌?”

屏幕上的小狗睁着棕褐色的大眼睛,一副非常温顺的模样。捧着手机的孙翔同学呢,表情更加无辜,眼睛比他的饲养对象还水汪汪的。

江波涛沉默。这一会儿,杜明还有几个年轻队员也踱进了食堂,有点好奇地看着他们。咦,这一大早就在讨论战术了?

划掉。和谁讨论战术也不会是和那个谁呀。

“这样这样,”江波涛队长宣布了最终决定,“趁经理还不知道,你快点把这小东西从轮回弄出去,我给你……今天中午之前。”

孙翔气呼呼地往椅子上一倒,看上去像是要直接掉脸走人,对他的最后通牒置若罔闻。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斗神那个让人咬牙切齿的大孩子脾气已经好多了。

“我说。”江波涛把他的手机掉了个个,重新推给他,顺便摁了摁侧边的锁屏键。孙翔看见有着小金毛狗的屏幕瞬间暗掉,又很快亮起来:

锁屏是周泽楷,轮回上赛季刚刚退役的前队长。不过,这张照片还是第九赛季结束,轮回二连冠时官方拍的。年轻的周泽楷对着镜头笑得非常腼腆。

很多自称是轮回老粉——特别是女粉,没办法,谁叫他们的周队长凭颜横扫全联盟——的荣耀迷,大概都存着这张照片,但对他来说,这意味完全不一样。

他喜欢的那个人,他们开始并肩同行的那一年。

江波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孙翔觉得自己肯定脸红了,所以死活不肯抬头看他现在的队长大人。

“把你的小金毛给周队,让他看着,来,给他打电话?我们早上还要训练的啊,别耽误正事。”

孙翔和周泽楷是恋人关系的事情,也已经在轮回内部公开,好几年了。

锋芒毕露的斗神难得吃瘪,从餐桌上拾起了自己的手机。

“恩,我啊。”

“诶,你不会是才醒吧,这可都怪江波涛,他叫我马上就给你打电话的,那什么,咳。”

为战队操劳多年的江波涛同学感到了一股深深的伤感。不过,别的队员都在竖着耳朵听电话,谁也没注意到队长表情的变化。

“等会儿……来轮回一趟呗,把它接回家去?”

“是啊,儿子被他们发现了。”

S市罕有的凶猛炎夏,食堂正开着中央空调。加上刚刚孙翔那一句话暴击出的沉默效应,整个房间几乎就快结冰。

“儿子?!什么儿子!”杜明的眼睛闪闪发亮,特别没形象地拿手指指着他,笑得都没声音了。

整只战队在杜明的带领下爆笑出来,估计粉丝看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有一半不得倒戈到对方阵营去。

“什么啊杜明你带脑子了没有,”孙翔的脸红还没完全回去,但此刻还是非常振振有辞的,“这不是还没取名字,我就叫它儿子,不行吗!”

这种画风的冠军队。全轮回仅剩的良心,江波涛同学把脸埋在双手里,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联盟还能不能好了天呐。

~~~~~

吴启友情赞助纸箱一只,同时获得了“近距离接触周队家儿子”机会一次。

小狗在纸箱里一会儿坐,一会儿用爪子扒拉来扒拉去,不安得像是站在针毡上似的。孙翔赶紧把一只网球也丢进了箱子。

得到了玩具,小狗心满意足地坐下来,用嘴叼着玩具,讨好地看着他。他摸摸小家伙的脑袋。

“没事啊,马上回家去……真是,比我回去得还早几天,你这仇恨拉的。”

吴启发现一件特别神奇的事,和小狗在一起的孙翔,似乎没那么倨傲得发狂,反倒真有点爸爸的样子?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吴启赶紧揉了揉脑门……不对,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

桌上的手机呜呜振动了起来,吴启伸脑袋瞅了眼:“周队的。”

“这就下去。”孙翔没接电话,直接把手机塞进了裤子后兜里,双手抱住箱子,“你先去训练吧,和江队说声,我一会儿上来。”

为了保护自己的眼睛不受闪光弹残害,吴启点了点头,就直接往训练室走回去了。

孙翔走出宿舍,用脚带上门。

大厅正对着大块大块的落地窗,塞满了白亮亮的日光。孙翔被纸盒挡住了正前方的视线,笨拙地凭感觉走下了楼梯,看到周泽楷已经站在厅里等他了。

他们有一阵子没见了。每年这会儿总是这样。退役之后,周泽楷就在S大乖宝宝一样地念书。战队的季后赛,学校的期末月,重叠在夏天刚开始的部分,两边都忙得要死,不能松懈。好在想到后面是暑假,是夏休期。算是个盼头。

周泽楷挎了个他没见过的包……不对,仔细看倒更像是个无纺布做的小箱子。好像在哪儿见过啊啧。

他拧着眉毛想了一会儿,想起来了,是那次夏休,联盟女选手组团出去玩,bo到微博上的合照,因为有杜明的女神,轮回众没少见那张照。好像照片里楚云秀就背了这么一个包,包里塞了个猫咪,正好能露出个猫脑袋。

路上在宠物店买的?孙翔也没往心里去,径直走到人跟前,小心翼翼地把小家伙从箱子里托了出来。

小狗蜷着尾巴,耳朵也塌拉着,楚楚可怜地盯着这几天来的饲主。说来也是,这小家伙特别黏人,哎呀,狗这种动物在某些方面比猫就是强多了,特别知好歹。

孙翔毫无自觉地想着,把小狗往周泽楷面前递。

周泽楷以前从来没养过小动物,这一下还真叫是无从下手。一人一狗就这么屏气对视着,好像都有点不知所措。

小狗的耳朵竖了起来,尾巴在半空中左右晃着,紧张地看着这个新出现的人类,歪了歪脑袋,摆出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它突然又变回到那个傻乎乎的状态,垂着耳朵,开始往枪王的身上凑,东嗅西嗅起来。

周泽楷愣了一下,犹豫地伸出手,摸了摸小狗的脑袋。

“儿子?”

说完还看了孙翔一眼。

孙翔觉得自己又不争气地脸红了……一定是因为周泽楷刚刚笑了的缘故!才不是因为那句“儿子”!刚刚的气氛哪里都没有很奇怪他不承认!

等夏休了一定要给它想个正式的名字。就这么决定了。

一番亲近之后,没头没脑的小狗就和它主人的男朋友——同时也是他今后的另一个主人——建立了友好关系,钻进了挎包里。

看着两双望着他的,水汪汪的眼睛,孙翔发现要组织一句话出来特别地困难。

“那啥……我得上去了,训练。”

定胜负的最后一场就在几天之后,作为职业选手,这种事他还是很能拎得清的。

周泽楷微微点一点头。他刚想转身走回去,就发现对方一个小小的动作。因为一边肩膀挎着包,不是很明显。

还好他们已经共处了好几年,他早就发现,枪王大人虽然不爱说话,举手投足里的小动作却特别多,而且每一种都是意有所指的。比如刚刚那个。

他往前跨了一步,小心地抱住了周泽楷。

身体一侧碍事的挎包,夏季薄薄的衬衣和T恤,落地窗外的日光,以及人来人往。

这个拥抱很快就只能松开。他低头看着周泽楷的眼睛,非常费劲地挤了个短句子出来:“我走啦?”

周泽楷用和还他握着的那只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指。“加油。”

他闭着眼点点头,“知道。好了,看你走,我就上去。”

周泽楷向他笑了笑,和他分开,往外走去。小狗似乎不太习惯这种移动,折腾地换着动作。枪王有点狼狈地照顾着肩上不听话的挎包。

他走过亮得眩目的大厅,小狗在阳光照射下,皮毛呈现出奶油般的浅色。孙翔觉得自己的视网膜都要被光斑灼痛了。

但是他不舍得闭上眼睛。

加油。那个人说,加油。他从来不说要赢,要拿冠军。

孙翔一直没有看到过这个在荣耀里纵横的王者在游戏外,对任何人或物表现过什么野心。哦,除了那件事。

“我想要你……陪着我。”

“以后。”

从今而后,接下来的人生,想让你一直都陪着我,可以么。

鬼知道周泽楷有多少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江波涛大概算个半仙,能连猜带蒙地翻译一些出来。他孙翔不行,他一点都不擅长揣摩别人的心情。

耐心,温柔,敏锐的观察力,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没有,那时候的他什么都没有。只有年轻,和年轻人的莽撞。

他曾以为自己无坚不摧,无论是怎样的敌阵,都可以以矛破军,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直到遇上了一个无解的、万夫不当的神。

输了。

如果对方和他一样骄傲而自恃,比如唐昊或是叶修,或者是和他一样有个不服输的。坚硬的壳,比如韩文清,孙哲平,他尽可以把一场失败总结为不甘,怒气,誓要将回一军的决心。

但周泽楷不一样。他们不是对手,而队友之间,尤其是和周泽楷这种人之间,赌气的情绪怎么也引爆不起来。

叶修之类,和他一样,都是有棱有角的。尖锐的东西碰在一起,势必不会好受。周泽楷呢,却和他的角色一点都不一样,无论是华丽,抢眼的程度,还是攻击性,控制性,表现出的存在感。

他碰上周泽楷时,用的也是之前那样横冲直撞的战术,结果,只冲进了一团汪洋般的暖风里。铁蒺藜都拦不住的他,竟然害怕软着陆。

原来世上教人醉的,不只烈酒,还有春风。

周泽楷比他强。这并不是通过拼尽全力的对抗得出的答案,而是他这辈子唯一一场,不战而败。

~~~~~

挎包放在Phaeton的副驾驶座上。正在等红灯,小狗好奇地把头伸出来,东张西望地嗅着车舱里的味道。

周泽楷看着这只精力充沛的小家伙,有点头疼,又有点想笑。

突然就搞了个宠物要回家去养,除了喜欢猫咪的青春期少女,大概也就孙翔这种脾气能做得出来。弄只小狗来简单,今后要一直照顾它,可就没那么有意思了。两个大男人,谁也不闲着,养个小狗所要求的责任,还真不啻于养个儿子。

手指下意识地在方向盘上敲击着。他又试探了一次。

“儿子?”

小狗抬头。深棕色的眼睛湿漉漉的。

真的对这个名字有反应。枪王笑了,收回目光。正好是漫长的红灯转绿。

没错,他很开心。他知道孙翔为什么会心血来潮突发奇想要养金毛犬,确切地说,是孙翔告诉他的。

“我以为你喜欢啊。”

那还是他们代表国家队,去欧洲参加比赛时的事。几年前了。赛程结束,队员扎小团自由活动,轮回的就他和孙翔,自然而然地,组了个二人副本。

他们在异国的街头走着,四下安静得宜人,包括孙翔:这家伙昨晚和队里另几个不省心的闹了一晚上,这会儿正困得哈欠连天。

然后他们就在人行道上碰上了露天的咖啡座。

孙翔掏了他的钱包,连比带划地去买咖啡喝,他找了空座,坐下来等他。邻座的一家子欢声笑语的,桌子底下还趴着一只狗,咬着心爱的玩具球,兴奋地晃来晃去。然后,失误地把球晃出去了。

优雅高贵的金毛犬偶尔也显得有些蠢。

球一路滚到周泽楷脚边,那只金毛狗立刻从桌子下钻了过来,蹭蹭他裤脚,把球叼回嘴里。从动作到眼神都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叫人完全不忍心责怪。

他忍不住就笑了。下一秒,有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笑什么?”

“……”

孙翔只能四顾有什么笑点。“啊,狗么,看不出来你喜欢狗?”

他含糊地“恩”了一声,目光往邻桌飘去。喜欢?好像也不是……但刚刚那个场景,好像在他心上摁了摁,这会儿还有个凹陷。

“嘿。”

孙翔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他不明所以地转过脑袋。膝盖在桌子底下碰到一起了:露天座位有点逼仄,他们俩个子都高,坐得挺局促的。

下一秒,孙翔站起来,隔着桌子,俯身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这白日昭昭的。

周泽楷都愣了一下,被孙翔看出来,那没心没肺的家伙就叫出来了:

“周泽楷你刚刚表情!好呆啊哈哈哈!”

邻桌看着他们。鬼佬有时候是比较省事,你喜欢男人女人他们好像都无所谓。

他舔舔嘴唇,望向孙翔。

“别这么看着我,亲一口都不行你小气啊。”

仗着别人听不懂他们说话,孙翔说得很大声。

可这里的现实,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倚仗,让他们为所欲为了。

周泽楷动作娴熟地驶出转盘,拐进林荫道。道路两侧是S市华丽到冷漠的商铺和高楼。

他在这个城市出生,长大,戴上过桂冠,也遇到了一个和他相爱的笨蛋。他们想过,在两个人都退役之后公开关系,但也只是想想。毕竟时候还没到,至于到时候又会怎样,谁说得准呢。

他们曾是全联盟最锋利的一道进攻线,是整个城市勇往无前的荣耀,但他们之间的爱与牵连,却是个秘密,要小心经营的、隐瞒过这里几千万人的秘密。

~~~~~

回到家时已是中午。

冰箱里有咖喱,很快就能做顿便餐,至于小狗,孙翔把狗粮罐头奶粉什么的都丢在纸箱里,给他一并拿回来了。

周泽楷把包放到地上,认真研究起罐头上的说明来。小狗一顿应该吃多少?他完全没准数。

打电话问孙翔?说不定也不知道。那家伙自己就是个三餐不定,饿了就吃的食性。

枪王站在玄关和厨房之间的过道上,愣了好一会儿。小狗可没闲着,一直在包里挣扎着想爬出来,好像想脱掉一件特别不合身的衣服。

二十分钟之后。

周泽楷把刚刚给自己做好的饭端到桌上,转身想去拿调羹,不过目光扫过小狗时,他的动作凝住了。

小狗望着他,又低头舔舔空了的食盆。

还没吃饱。周泽楷立刻读懂了小家伙的肢体语言。他又忍不住笑了。今天他好像已经笑了好几遍。

不会说话的小狗,意外地也很好懂啊。而且,真像小孩子,很可爱。

像小孩子。他想到了自己年纪渐长却还是有点任性的男朋友。

儿子更可爱。周泽楷心中一秒便判高下。

~~~~~

金毛是一种挺安静的狗,孙翔能把它在宿舍里藏上六天,大概也能从侧面说明这点。

下午,周泽楷就坐在桌边看书。将近期末,课都差不多结了,他本来就申请了走读,溜号出来“解救”小狗也很方便。

小狗就懒洋洋地趴在一边的地板上,盯着他,以此确认主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存在。等会儿日落了,它还想让新主人带它出去散散步呢,闷了好几天,无趣。

金毛是一种挺怕热的狗,夏天的白日,绝对不想出门。

超龄的大学生看着课本,表情一级认真:枪王在荣耀之外,也是很专注的,认定要做的事,不可能不努力。

某种程度上说,他和孙翔在这点上很像:自信,和坚持。或者说,那家伙比他更甚,做什么都没来由地有把握,跌跌撞撞地也能坚持着冲到终点;他自己,只有确认无误的事,才会投身去做,孙翔就不是了,他好像从来没有缜密地思考过什么,全凭直觉,就算是弯路,也要固执地碰撞一回,才心服口服地学会。

简直就像在挥霍自己,和每一次挑战搏斗一样。换作别人,他也许要担心这种劲头撑不了多久,但是孙翔……要想象孙翔垂头丧气地认输才是更困难的事。

就像一簇不会熄灭的火焰,熊熊燃烧的星辰。孙翔一直有着那么耀眼的光芒。有时候,周泽楷都有点羡慕他,就像一个长大的人,羡慕赤子之心,那样的感情。

没错,他们不一样,太不一样了。他的审慎告诉他自己,孙翔好像比较危险。但孙翔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就横冲直撞地走到了他的心里。

那也没关系。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周泽楷竟然觉得相当无所谓,连他自己都有点意外。

就算全世界都熄灭,他们也能亮出光:以一同燃烧的方式,化为余烬。

~~~~~

轮回拿到了第四座冠军奖杯,成为了联盟首先获得四冠成就的战队。而战队的队长,江波涛同志,有幸成为了拿到四枚总冠军戒指的选手,啊,这个就不是“第一人”了。

“江队长,这是您第四次获得总冠军了,追平了叶修前辈的记录啊,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镜头里的江波涛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首先,总冠军不是我一个人获得的,是属于轮回的。”

背景里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江队长接着讲下去:“之前的三次,还得感谢周队。能享受四次登顶的快乐,是我的幸运,因为我在轮回。像叶修前辈那样,自己组织一支战队拿到冠军,我不可能做到。”

周泽楷已经退役了,但江波涛,包括队里的很多人,还在很习惯地使用“周队”这个称呼。也许再过几年就好了。

背景里又是掌声,不知道有谁嚷了句“从一而终”之类的话,掌声很快又变成了笑声。

江波涛也笑:“我为轮回鞠躬尽瘁嘛。”

付出得到了回报,是个好结局。比起联盟中很多人,他们无疑是幸运的:在以冠军为目标的征途上,洒遍了汗水,最终也得偿所愿。

了无遗憾,大概如此。

这个夏休对于轮回众来说无疑是开开心心的:退役的人全身而退,新人对今后抱满了期望,还要坚持下去的人也信心十足。

现在,夏休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所有队员都聚在前队长在S市的家里,再一次庆祝胜利。客厅的电视正在重播最后一战的赛后采访。

大家都特别没队友爱地挪揄江波涛,什么“这么早就退了出息呢,看看别人队长!”,“周队也是去年退的啊你们别针对我”,“呦还企图让我们转火了,别想!看你那样儿也不会是像周队那样退了役去念书的”,“是啊队长你说好的鞠躬尽瘁呢,明年就小翔了啊你放心?”

“你你你你,”江波涛一个个戳着他们脑门,“都不算数的吗,什么叫就小翔了……别小瞧人斗神啊。”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往落地窗外看去:

周泽楷家客厅连着阳台,再外面就是大块草坪的后院了,被谈论的当事人和队里一个刚刚出道的小鬼,正在骄阳下跑来跑去。

还有那家伙的金毛狗。两人一狗捡一只球捡得正欢。

怎么办,想说“小翔还是在和同龄人玩儿”都不太对了啊!这年龄差得已经有些大了啊……

一直没参与大家谈话的周泽楷缓步走过客厅,拉开落地窗,走到开放式的阳台。

室外就是滚滚热浪。

孙翔不一会儿就看见那边有人出来了。看清是周泽楷,唔……那大概不是来参与他们,而是要叫他们回去的。

他把T恤下摆掀起来,擦了擦鼻尖上的汗,然后冲这边叫道:“没事,我们再玩会儿就进来啊。”

周泽楷微微皱眉。“热。”

“……还好啦。”等会儿洗澡嘛。

周泽楷表情不变,只是把脑袋向一边点了点。“儿子。”

孙翔愣住,一秒钟之后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狗,扭头看去:他们的金毛犬站在花架下的一片阴凉里,左右摇着尾巴,舌头吐在外面。

看上去还是满开心的?不过,也许是有点累了。

孙翔选择听话。他走过去,把狗整个儿抱起来,往回走了几步,就失去了平衡。

“我靠,它长这么快啊,重死了我抱不动了!”

人和狗在草地里翻滚了一遭,客厅里目睹了整个事情经过的众人都快笑翻。

狼狈地走回房间里来是两分钟之后。

孙翔走在前面,金毛摇着尾巴,跟在他身后。杜明正好坐在靠过道最近的位置,一瞬间玩心大起,拿吃的想要逗狗。

小狗对这套非常受用,一下子抬起前爪,作势要扑到杜明的膝盖上,不过。

没有。它在最后关头取消了这个念头。大家都有点奇怪,然后有人注意到,是他们的前队长周泽楷做出手势,示意小狗终止不正确的动作。

“这狗好听话!”和“周队好厉害!”的念头迅速在众人中弥漫开来。大家非常狗腿地望向周泽楷。

周泽楷径直往厨房的方向走远了。孙翔正在那边打劫冰箱。

“去洗澡。”

“诶?”孙翔不得要领地睁大了眼睛,“什么,它也要洗吗,你不是上周才帮它洗过——”

周泽楷难得一次打断别人说话:“草地有虫。”

“好好,”孙翔摸了摸鼻子,“我来吧,用一楼的浴缸?”

“一起。”

于是就一起了。

孙翔坐在浴缸里面,和狗挨在一起,周泽楷半跪在浴缸外的地砖上,看着他们。在放水之前要帮它把背毛梳理一遍,免得等会儿纠缠在一起。

搞定。他把毛刷交给守在浴缸外面的人,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唔……我要出来吗,待在里面比较方便吧,反正我等会儿也要洗澡。”

“站起来。”周泽楷提醒他。放水了之后,只有狗应该在水里坐着。

孙翔听话地站起身。金毛的目光一直黏在他身上,他起身,它就跟着把脑袋抬起来,用鼻音哼哼地撒娇。

他往前走了一步,一边在心里感慨着小狗的黏人程度,一边直接拧开了水龙头。

水直接从他头顶淋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忘记先把淋浴头取下来了……好吧,他脑子时常会短路这件事估计又要在周泽楷心里坐实一分了。

周泽楷也站起来,但却没帮他关上水龙头。孙翔摇了摇脑袋,试图把粘在眼睫毛上,糊住视线的水滴甩掉,结果只把发梢上的水甩掉了。

甩了周泽楷一身。

但是枪王一点都没生气,反而冲他笑了,还揉了揉他湿漉漉的头发。

“和狗一样。”

“谁和——”他想反驳这句,但不能了,嘴被堵住了。

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流过脸庞,流过他们两人相接触的部分。周泽楷的嘴唇也是热的,有一点点汗水的盐味。

这是个非常铺张浪费的吻,因为水一直开着,浴缸塞还没塞,热水全都直接去了下水道。

但是谁在乎呢。

“汪!”

有人,划掉,有一只金毛犬非常在乎!他的两个主人竟然都把它给忘了!不可饶恕,哼!

两个人类终于放开了彼此,弯腰看着他,笑了。

~~~~~

这个夏天,吴羽策也退役了,还有郑轩,也就是说,“黄金一代”的四期生,还有五期生,已经彻底告别了现在的联盟。

无论多么辉煌的时代总会凋零,四季更迭,唯青山与天不老。

两期的老将凑在一起搞了个聚会,地点在广州,主旨嘛……大概是把这些年没喝的酒都补回来?

周泽楷是从方锐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他们是同期生,方锐又是那么一个活泼的个性,说什么也把他打包算上了。

“连张新杰都去!你就不要担心影响大家画风的事了好吗。我跟你说,广州……”

后面的话也就是一些翻来覆去的东西。周泽楷答应了。他一向不是很会拒绝人。

算了下只要过两个晚上就回来,周泽楷翻了翻日历,开始刷网页查机票。过一会儿孙翔下楼来吃快要变成中饭的早饭,他把事情说了说,孙翔也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去好好玩呗。回来我去接你?”

他点点头。到了广州的话,酒店怎么安排或是有什么地方要去,反正方明华也在,他们正好可以一起。

孙翔也明确表示,两天而已,请组织放心,他和儿子在家一点都不会有问题!

~~~~~

星期六,孙翔睡到将近下午一点才醒。

还是被冻醒的。被子盖盖就盖不好,正好对着空调出风口,凉风吹得骨头都发酸。他费劲地爬起来,抖抖被子,手机咕嘟掉了出来。

他想起来了,昨晚他窝在床上用手机打一个射击类小游戏,一边等周泽楷给他电话,结果等等没等来,手一歪手机一丢,就睡着了。

他翻到菜单页。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微博倒是有几条推送消息。他戳进去看。

关注列表里多是职业选手,这会儿,刷屏的是以黄少天为首的四期和五期:聚会,吃吃喝喝,全是拍照发博的理由。没兴趣看在转发里聊天的黄少天,孙翔直接翻开消息箱。

是方明华发的,圈了轮回几乎全员——当然是他还在役时那些队友。

“和周队叹茶,不要太羡慕我们嘿”

底下是图片,两人一起吃早茶的合照,然后是一桌子虾饺,流沙包什么的。

孙翔发现,这条微博成功地把他看饿了。他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趿拉着拖鞋走到楼下。

家里特别安静。平时周泽楷是不怎么说话,但一个大活人,总会有点响动。现在可好,就他一个了……

等等,他们的金毛呢。那个活跃分子怎么既没跳到他的床上来舔他一脸,又没从哪个旮旯里突然钻出来,围着他兜圈,恳求他陪它玩呢。

孙翔往门口走了走。CD架左边是小狗习惯的“地盘”,它应该呆在那里。

果然。小狗站在他的“领地”里,垂头看着地板,没精打采地塌着肩膀。

不会吧。孙翔抓了抓后脑勺上的头发,咬住了嘴唇。我不过少喂了你一顿?怎么就这么蔫了……忘记浇水的盆栽也不带这样的啊。

他走到它面前,小狗终于看见了他,不过嘴里还是呜呜地低叫着,也没有伸出一条腿来邀请他和自己一起玩耍了。

“怎么了,儿子?”他在小狗身边坐下来,用手顺着它的毛摸了摸。

不要问那个问题……想一个新的名字很麻烦好吗,先这么叫着。而且事实是,它已经不认别的名字了。

小狗耷拉着耳朵,慢慢地抬起头看他,“呼”地叹了一口气,终于在地上坐了下来,享受着主人的抚摸。

“你还真是,”虽然有点蠢,但孙翔发觉自己忍不住想和它说话,“咦,我怎么觉得你和他有点像啊……不对,你比他坦诚点。表扬你!”

他觉得周泽楷最大的问题就是太不坦诚了!明明很想和别人说话的,每次都不好好说,你说怪谁。

小狗得寸进尺地把脑袋枕在他腿上,好像比刚刚开心一点儿了。

“你是不是也想他?”他用手指梳过金毛犬漂亮的背毛,“两天后就回来了,你别这么怂好不好?哎,我靠,不是吧,是我,我天天陪你去外面散步啊,怎么,他陪你玩的时间更多?”

“我才是你爸爸哦,别搞错情况!”

“你是不是很喜欢他啊,你们,两个都不爱说话。”顿了一下,“不对,你是不会说话。”

“汪!”

“吃饭去。”他拍拍小狗的身侧,自己也从地板上爬起来。鼻子有点堵。次奥,他要这种三伏天,一个人在家吹空调能吹成感冒,被骂智硬都算有理有据啊,以后在周泽楷面前真不要混了。

~~~~~

又过了一天。他开车去机场接周泽楷,之前说好的。

小狗被锁在了家里。两个人一起回来,门刚打开,小家伙就殷勤地跑过来了,仰头看着他们,拼命地摇着尾巴。

孙翔在心里感慨:狗想表达“喜欢”还真是够直白明了。

下一秒,小狗开始往周泽楷身上蹭,讨好地围着他打转儿。

斗神一秒泄气。搞毛,到最后还是更黏周泽楷?!

周泽楷倒是很开心地笑了,弯腰去抚摸它。孙翔在一旁看着,就又愣了:合着这两位一句话不说,但是真的在交流感情?靠什么,电波吗?

和他们频率不对的孙小翔同学累感不爱。

枪王很快意识到身边的人有点颓丧,询问地抬起头。

孙翔摆出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回身把门关了,然后把大包小包拎到茶几边上。“算啦,我是一直没你讨人喜欢,现在都没你讨狗喜欢了。”

周泽楷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很多记忆微妙地跑了出来,争先恐后地想和眼下这一刻契合上。

枪王试着把这些陈旧的东西再塞回去,失败了。乱糟糟的太多了。他只好开口。

“我喜欢你。”

“我靠。”孙翔脱口而出。周泽楷敏锐地发现他从耳朵到脖子根都漫起了一层粉红色。这时候别指望他会转过身来了。

神枪手一击出手,正中红心。

~~~~~

把东西都收拾好,又费了两个人满头大汗,孙翔立刻嚷嚷着热去冰箱里翻冷饮。

周泽楷还在盥洗室往洗衣机里倒衣服,他喊了好几遍也没听到个回响,就先给自己拿了一块香草的冰淇淋,都没用舔,而是更贪心地直接用了咬的。

他吃到一半,小狗从厨房外面经过,隔着镶玻璃的推拉门看见他坐在里面,伸头就往里间拱。

厨房里开了空调,推拉门只留了一小道缝,可被这么一折腾,又被挤开了,小狗窜进来,就往他膝盖上扒。

“哎呦小祖宗。”孙翔费劲地腾出一只手去推它的脑袋,没用。老天,这只狗越来越重了。

冰淇淋融化了,一路顺着流到他手腕上,他赶紧抬起握着冰棍的手,用舌头随便舔了下。

“好了啊,一会儿就开饭,现在别来蹭我了啊。”

警告无用,小狗继续蹭。

他干脆从侧边掰了小一块,放在手掌心里,递过去逗它玩儿:“一块儿吃?这下行了吧。”

小狗嗅了半天,然后呼噜一下,就把那一小块卷进嘴了。孙翔被吓了一跳,差点坐的凳子都要翻,幸好周泽楷正好走进来,扶了他一把。

尽管如此,他还是把吃剩的半块冰淇淋都糊到鼻子上了。简直,不能更丢脸。

“给给给我……纸巾。”

周泽楷直接把他脸扳过来,用舌头舔了舔他的鼻尖。

“姓周的你是狗啊!”

“狗爸爸。”语气里有笑意。

竟然,被周泽楷,开了玩笑!孙翔觉得他今天一整天都不能好了。

报复心顿起。孙翔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用还粘着冰淇淋的鼻子蹭了蹭周泽楷的,然后。

两人鼻子抵着鼻子,对视了几秒,非常顺畅地把打闹过渡到了接吻。

这个吻是冰淇淋味的。但它却叫人体温飙高。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想把周泽楷衬衫上第二颗扣子从扣眼里挤出来。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

“卧室。”声音是哑的,不过,还是非常难得地补了一句:

“儿子在这儿。”

一定要改名字!他决定了,一定要给那小家伙想个正常的名字!


Fin

——————

Phaeton:大众旗下的一款车,外表低调(像大帕萨特)但却是奢华车

小翔同学吃的冰淇淋是类似马迭尔冰棍的那种,比雪糕奶油味更重,便宜又大碗的典范

——————

没养过狗,爱抚狗的方法有不对的还请指正~

开心地写完了~小周比韩队好写好多啊呜呜呜QAQ

评论 ( 13 )
热度 ( 373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