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漠 (九) (终章~全篇完)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

(一) 风雨如晦(二) 宜言饮酒

(三) 岂曰无衣(四) 于嗟阔兮

(五) 狭路倾华盖(六) 欲出鸿都门

(七) 大漠沙如雪(八) 凉风起天末

——————

朔漠 (九) 匹马黑貂裘


“好了,小姐,这几张都是您的。”

“多谢多谢!”

苏沐橙把零钱掷在摊前,随即接过油纸包:刚出炉的芝麻饼,香气扑鼻,抱在手臂里,烫得心口也暖暖的。

“小姐莫急,午后雪又化了,路上不好走。”

她扭头,多望了一眼卖饼的小孩子。“着急的,我要去送个人,再一会儿,...

朔漠 (八)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七)

——————

朔漠 (八)凉风起天末 


下一年的秋天。

韩文清依然在洛阳。没人来过问他去年有一个多月是消失去了哪儿,相反地,他还升了一级。驻营地从鸿都门的东侧换到了西侧。

然后,就没有别的变化了,都城的生活安宁到令人乏味。这不禁让他时不时地,又想起那位能把任何事情都掀出浪花来的故人。

天知道叶修又跑到哪里去了。他想着叶修,边从洛河上走过。满月正映在水里,这才教他想起来,今日是十五,中秋。

怪不得快要日暮,街上行人还这么多。韩文清豁然开朗。这么多人,怕是都要去市集。说起来,自从上次和叶修在雨夜里遭遇之后,他还未再去过...

朔漠 (七)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六)

——————

朔漠 (七) 大漠沙如雪


那柄匕首在夕照下呈现出一种水般的青色,干透了的血迹烙在上面,像是锈斑。

但韩文清很清楚,它绝对非常锋利。

他不禁握紧了拳头,与此同时,他也看见,叶修将右臂伸直,丢下了被他捏了一路的口袋。青铜和阗玉饰物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这样“物归原主”,恐怕算不上什么诚恳的态度。韩文清想,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为叶修的性命安危担忧。毕竟一开始,这个贼就偷了他的东西,不是吗?

刀锋挑着明晃晃的阳光,被它指着的叶修不得不又往后退了一步。韩文清看见他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鉴于刀尖离那家...

朔漠 (六)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五)

——————

朔漠 (六) 欲出鸿都门


[ 十年前 · 洛阳 ]

“都统大人,您这是……来买点儿什么?”

韩文清晃了晃脑袋,试着把头发上的雨珠甩落。“只是借屋檐一用。落雨了。”

他头一回来洛阳,就赶着满城阴云,他原以为这雨还能撑着他回到驻营地再下,可惜天不遂人愿。

店主看长相,是位匈奴老人,听到他这番话,似乎就安心了下来。“这位小哥,莫不是新来洛阳的?”

他探首望着屋外。雨水顺着屋檐连绵而下,挡住了他要出去的想法。“今日午前,刚到。”

“等雨稍微小些了,”老...

朔漠 (五)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四)

——————

朔漠 (五) 狭路倾华盖


“嗳呀,广府的沉香?”

“林邑的,”叶秋侧过身去,见来人正好迈进宫殿的内门。“哥哥。”

春日晨早的阳光穿过皇宫墙壁上木头雕刻的窗棂,将王室的徽记投影在冰凉的地面上。他早已厌倦了这些花纹。十年来悠闲而空虚的日子里,他盯着它们已经太多次了。

“别这么叫我,”那个长相和他几乎是一模一样,但从迥然不同的神态和衣着看,又完全是另一个人的叶修冲他摇了摇手,“也别再喜欢南方人的东西了。我说,你做了这么久的万人之上,能不能把个性稍微改一改?”

南方和北方的差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大过。南人嫌...

朔漠 (四)

古架,cp韩叶

【终于更了,我造没人会记得前文的orz贴上链接

传送门:(一)(二)(三)

——————

朔漠 (四) 于嗟阔兮


马鸣声从远处传来。

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一会儿,战场上刀鸣剑响似乎都停息了下来,不然,有谁能在意到这一声长啸呢。

宋奇英和邱非一齐循声望去:骤然停止攻击并放松戒备,是很危险的,但两名少年并没有那么多真实作战的经验,他们就像在校场比武时那样,发觉了别的高手,就探头去看。

突厥的士兵在极度的混乱中执行着同一个行动:撤退。

披着铠甲的马拖曳着箱子一般巨大的车,跟在行阵混乱的突厥士兵后面。这是他们汉军精心设计的作战工具,叫做...

朔漠 (三)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二)

——————

朔漠 (三) 岂曰无衣


东方的天空,在城楼上的守军们的注视下,一点点地被朝阳映红了。头顶白雪的山峦,也披上了粉色,比血污点染的战场不知美丽了多少倍。

又过了一小会儿,这座被围困的城就迎来了今天的第一缕日光:明亮的光芒像刀锋一样,从东方的地平线挑出锋芒,扫遍了整个雪原。瞬间,到处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宋奇英下意识地往后推了一步,闭上快要流出泪来的双眼。城墙上风很大,这会儿,寒冷的空气里到处漂浮着失望的叹息。

怎么又是晴天。他在心里抱怨道。

众人中唯一神色不变的,也是他们所有人中身份最高的一个人:张新杰...

一小段<朔漠>的后文…

“你还没走。”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这么近的地方响了起来,韩文清心里跳了一下,循声抬起头。

“怎么说。”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拂掉了积在他肩上的雪花。都城今年也是个寒冬,这么一会儿,雪下得竟和塞北都差不多大了。

白日的光线在云层后面一点点地凋零下去,两个人在这样的天幕下并肩走起来。没有鸟兽的皇城安静极了,又到处覆满了白雪,看上去大得令人茫然。

“他们要我去蜀地。”叶修终于回答了他的问题,“存心消遣我呢,那去一路都够受的。”

这个家伙的个性,他再懂不过了。“又打算回北疆去?”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他,毫无疑问是被猜中了的表情,但嘴上还是不肯认输的:“怎么,我到哪去还要给你...

朔漠 (二)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

——————

朔漠 (二) 宜言饮酒


厚重的门帘被掀开,雪白的月光,和更加锋利的寒气随之扎进了室内。韩文清瞥了一眼,就挪开了视线:亮得太刺眼了。

而且,刚刚一眼已经足以让他认出了来人是谁。

那个不懂规矩的家伙用手绾住门帘上的穗子,就站在月光底下看着他,然后皱了皱鼻子。“什么味道。”

药的味道。

“要么进来,要么出去。”韩文清握了握拳头:掌心的指尖有点发凉。“别堵在这儿。”

“和郡王也这么说话?当真食邑万户位极人臣,名将之风啊。”

话是这么说,但听得出来有带着笑意,郡王大人也终于决定走了进来。

韩文清看着他。

营帐里...

朔漠 (一)

古架,cp韩叶

——————

朔漠 (一) 风雨如晦


正在落雪的天空呈现着一种令人抑郁的钢青色。

韩文清盯着与他们遥遥相对的敌阵,一点也不敢松懈。雪在他们之间不断地飘落着,也落在了他们每个人身上:毛皮帽子,肩上的披风,甚至连领口牛皮铠甲遮挡的地方也聚起了破碎的冰晶。

就像一道环绕在他脖颈上的银链。快到日落时分,寒夜,已经威胁地将刀尖比上了他的喉咙。

他们必须速战速决。

胯下的红马好像感受到主人一晃而过的心念,不安地在积雪里走动了一小步。正坐在鞍上的韩文清赶忙牵紧了它。

“烈焰。”他警告地唤了声坐骑的名字。水汽立刻就在他嘴边结成了雾。

这个多余的动作让朔...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