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you love me again 1.5

明日边缘AU,题自电影的ED:Love Me Again

主视角是孙翔的;全职原作的时间线有扭曲

这次(我感觉)韩叶多了一点(x(主要是老叶一直在叨叨~

传送门:1.0

————

“【拟态】最常见的种类,是长这样的,”叶修弹开第二张投影,画面上出现了一只银色的,长着钢索般触须的怪物,“军部认为,世界上就只有这么一种【拟态】,但事实上,它只是最低级的一个种类,我和老韩给它取的职阶称呼是:【执行者】,也就是说,它们像蚁群中的工蚁,蜂群中的工蜂——随你怎么类比,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如果把所有的怪物视为一个整体,它们等同于这个个体的四肢,或者说,肌肉。”

叶修转头望向他:“跟上了?”...

最初

无料本《命中》内文之一,放出

——————

本子不会加印,放出内页PDF:下载地址  密码:AL5U

自印请随意~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CP周翔

时间轴:荣耀第十区开服的四年前;依旧,私设很多很多很多>>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老板,拿个鼠标垫!”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香烟和方便面味,键盘前的一小块桌面上有着难看的污渍,好像曾经有罐可乐在这儿被打翻了。但比起室外,至少是温暖的。

孙翔把书包从肩上甩下来,就丢在地上,然后,用脚把那张破破烂烂的转椅勾出来一点,坐了进去。

他这一年长高了可能有20公分,网吧的...

星星白发犹少年

无料本《命中》内文之一,放出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CP周翔

时间轴是很久之后,因此,私设很多很多很多>>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牛奶热好的时候,正巧卡着十一点整,微波炉叮叮的声音和楼下客厅里的立式钟同时响了起来。

周泽楷把牛奶端到餐桌上:两只玻璃杯。他等了一会儿,却不见第二个人:又要他去喊了。

卧室没开灯,他走到门口,看见的是一团亮亮的荧光:闪烁着缤纷特效的电脑屏幕,坐在它面前的人正飞快地敲着键盘。

光听节奏声,他就知道孙翔正全神贯注着呢,更别说脑袋上还扣着全覆耳式的降噪耳机,能听见有人喊他才叫出了鬼。

周泽楷走过去,也不摘孙...

朔漠 (九) (终章~全篇完)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

(一) 风雨如晦(二) 宜言饮酒

(三) 岂曰无衣(四) 于嗟阔兮

(五) 狭路倾华盖(六) 欲出鸿都门

(七) 大漠沙如雪(八) 凉风起天末

——————

朔漠 (九) 匹马黑貂裘


“好了,小姐,这几张都是您的。”

“多谢多谢!”

苏沐橙把零钱掷在摊前,随即接过油纸包:刚出炉的芝麻饼,香气扑鼻,抱在手臂里,烫得心口也暖暖的。

“小姐莫急,午后雪又化了,路上不好走。”

她扭头,多望了一眼卖饼的小孩子。“着急的,我要去送个人,再一会儿,...

朔漠 (八)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七)

——————

朔漠 (八)凉风起天末 


下一年的秋天。

韩文清依然在洛阳。没人来过问他去年有一个多月是消失去了哪儿,相反地,他还升了一级。驻营地从鸿都门的东侧换到了西侧。

然后,就没有别的变化了,都城的生活安宁到令人乏味。这不禁让他时不时地,又想起那位能把任何事情都掀出浪花来的故人。

天知道叶修又跑到哪里去了。他想着叶修,边从洛河上走过。满月正映在水里,这才教他想起来,今日是十五,中秋。

怪不得快要日暮,街上行人还这么多。韩文清豁然开朗。这么多人,怕是都要去市集。说起来,自从上次和叶修在雨夜里遭遇之后,他还未再去过...

朔漠 (七)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六)

——————

朔漠 (七) 大漠沙如雪


那柄匕首在夕照下呈现出一种水般的青色,干透了的血迹烙在上面,像是锈斑。

但韩文清很清楚,它绝对非常锋利。

他不禁握紧了拳头,与此同时,他也看见,叶修将右臂伸直,丢下了被他捏了一路的口袋。青铜和阗玉饰物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这样“物归原主”,恐怕算不上什么诚恳的态度。韩文清想,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为叶修的性命安危担忧。毕竟一开始,这个贼就偷了他的东西,不是吗?

刀锋挑着明晃晃的阳光,被它指着的叶修不得不又往后退了一步。韩文清看见他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鉴于刀尖离那家...

朔漠 (六)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五)

——————

朔漠 (六) 欲出鸿都门


[ 十年前 · 洛阳 ]

“都统大人,您这是……来买点儿什么?”

韩文清晃了晃脑袋,试着把头发上的雨珠甩落。“只是借屋檐一用。落雨了。”

他头一回来洛阳,就赶着满城阴云,他原以为这雨还能撑着他回到驻营地再下,可惜天不遂人愿。

店主看长相,是位匈奴老人,听到他这番话,似乎就安心了下来。“这位小哥,莫不是新来洛阳的?”

他探首望着屋外。雨水顺着屋檐连绵而下,挡住了他要出去的想法。“今日午前,刚到。”

“等雨稍微小些了,”老...

朔漠 (五)

古架,cp韩叶

传送门:(一)(四)

——————

朔漠 (五) 狭路倾华盖


“嗳呀,广府的沉香?”

“林邑的,”叶秋侧过身去,见来人正好迈进宫殿的内门。“哥哥。”

春日晨早的阳光穿过皇宫墙壁上木头雕刻的窗棂,将王室的徽记投影在冰凉的地面上。他早已厌倦了这些花纹。十年来悠闲而空虚的日子里,他盯着它们已经太多次了。

“别这么叫我,”那个长相和他几乎是一模一样,但从迥然不同的神态和衣着看,又完全是另一个人的叶修冲他摇了摇手,“也别再喜欢南方人的东西了。我说,你做了这么久的万人之上,能不能把个性稍微改一改?”

南方和北方的差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大过。南人嫌...

朔漠 (四)

古架,cp韩叶

【终于更了,我造没人会记得前文的orz贴上链接

传送门:(一)(二)(三)

——————

朔漠 (四) 于嗟阔兮


马鸣声从远处传来。

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一会儿,战场上刀鸣剑响似乎都停息了下来,不然,有谁能在意到这一声长啸呢。

宋奇英和邱非一齐循声望去:骤然停止攻击并放松戒备,是很危险的,但两名少年并没有那么多真实作战的经验,他们就像在校场比武时那样,发觉了别的高手,就探头去看。

突厥的士兵在极度的混乱中执行着同一个行动:撤退。

披着铠甲的马拖曳着箱子一般巨大的车,跟在行阵混乱的突厥士兵后面。这是他们汉军精心设计的作战工具,叫做...

夏季饲养金毛寻回猎犬的注意事项

最近在忙隔壁圈一个本子的收尾……《朔漠》写得慢吞吞,还没凑够一更的量(我谢罪TuT

被卖了安利,正好继续枪职系的摸鱼~这回是枪王小周~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时间十赛季之后,很久(所以,有私设);CP周翔

——————

总决赛周的倒数第三天,还剩最后一场攻坚战。

清早的食堂,轮回战队战斗法师的操纵者端着刚打来的粥碗,坐下没开动一会儿,就被人打断了。

那只手在离他脸很近的地方挥了半天,孙翔只得不情愿地放下调羹,凶巴巴地瞪向对桌:“干嘛?”

搞什么,今天早上食堂好不容易把花式粥里的南瓜换成了他喜欢吃的山芋块,刚刚他还挺开心的呢。

“小孙同学,”江波涛勇敢地直视着他的眼...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