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

无料本《命中》内文之一,放出

——————

本子不会加印,放出内页PDF:下载地址  密码:AL5U

自印请随意~

——————

短篇完结;原作相关;CP周翔

时间轴:荣耀第十区开服的四年前;依旧,私设很多很多很多>>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老板,拿个鼠标垫!”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香烟和方便面味,键盘前的一小块桌面上有着难看的污渍,好像曾经有罐可乐在这儿被打翻了。但比起室外,至少是温暖的。

孙翔把书包从肩上甩下来,就丢在地上,然后,用脚把那张破破烂烂的转椅勾出来一点,坐了进去。

他这一年长高了可能有20公分,网吧的桌子不巧又有点低,这么坐着有点难受。

孙翔扯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耳机线,另一只手把账号卡推进了卡槽。异地登录的确认窗口随着气泡声“噗”地弹了出来,他不耐烦地把选项都勾上。

回车。

“竞技场?”

声音不是从耳机里传来的,而是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左手边的隔挡里。

当然,我这么远跑来又不是为了参观你们上海的网吧。孙翔哼了一声:“房间号。”

界面刷新。两个少年齐齐盯着各自的屏幕。

“哟,这回换卡了,不是狂剑?”

“我用什么角色都分分钟把你揍趴下,信不信。”孙翔甩了一下鼠标,屏幕里的战斗法师随之虚晃了一下武器。

网吧的鼠标线收得太紧了。啧。

“谁输了谁小狗啊!”

“就一把,你再耍赖你就小狗。”孙翔边说便操纵着他的角色。两个战士很快便在房间的正中遭遇了,武器相碰撞,耳机里传出逼真的声效。

现在是十二月一日,星期五的下午六点一刻,离中学的下课时间已经过去了30分钟。深冬的天早早地就黑了,想必这会儿街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两个少年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现在,外面的街上。

下雪了。

 

“嗯。”

“我去找他。”

“放心,没事的。”

“嗯,娘娘再见。”

周泽楷按了一下耳机的线控线,电话挂断了。正好街对面的信号灯变色,他把外套拢一拢,穿过斑马线。

天上飘着小雪,落不下来:毕竟还是暖和,雪花一碰地就化了水。

他才放学——高三课下得迟——正往家走,不过,马上得转个弯去找人了。

是他姑妈的儿子,小他两岁的表弟,在念初三。周泽楷知道,早年他姑父是和他爸爸在一起工作的,后来跳槽去了北方,四年前因为背地里帮人做平账,“关进去了”。

那一阵抓得很紧,不过,周泽楷也没想到,这样的事,像新闻里的,饭桌上才会谈的,也会发生在他身边。

家里没人责怪他弟弟“不存心思学习,整天跑出去玩,鬼影都见不到一个”。毕竟,男孩子十个有九个皮,又没父亲管束。

但他是做哥哥的,总得担一点责任,比如说像现在这样的时刻。

表弟会去哪儿,他心里也有数:初中男生喜欢的地方,不过电玩厅,台球室,网吧。

周泽楷走过街角:面馆里空荡荡的,看来那小子还没想起来要吃饭。

再往前走就是他表弟的学校了。最近的是网吧,在背街的巷子里。

他打算先去那儿。

 

长矛的尖端戳穿神枪手肩膀的同时好像也戳穿了这个角色的血条。最后一点红瞬间到底,“荣耀”的字符随即弹出,占据了他们的视线。

孙翔把耳机拽出来,看了一下手机,正打开在前台的“秒表”程序刷刷地跑着时间。

“4分28秒,”他宣布,“你输了。”

那边的人赌气地摔了一下键盘:“要不是刚刚那下我没让开——”

“喂,老板在看你,”孙翔提醒道,“不要害得我帮你赔钱!”

“再来一把。”

“喂喂,他过来了。”孙翔皱眉,把书包拉了过来,放到腿上。如果有什么不太好的变化的话,他下一秒要做的动作就是把账号卡拔出来,然后跑。

“我去,是我哥。”他手下败将的声音顿时有点垂头丧气。

孙翔握紧了转椅的扶手,转到正好能看清楚来人的方向:走在前面的是网管小妹,后面的人个子挺高,也穿着校服。

头发有点长,加上网吧光线昏暗,孙翔根本没看清这家伙的长相。他想当然地觉得又来了个初中生。

“怕个毛,你哥会吃了你?”他有点不爽。站在家长那边“助纣为虐”的乖孩子,他最烦这种人。

转眼间两个人就走到了他们椅背后面。孙翔是没什么好心虚的,另一个人就不是了,这会儿正像只鸵鸟似的牢牢盯着自己的机子。

“回家了。”来人在应该是他弟弟的那位肩膀上拍了拍。

“要你管。”换来了一句嘟囔。

对话令人意外地换了个方向。

“输了?”

“……你别笑!这小家伙有点厉害的,真的!哎,你要不要试一把?”

孙翔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们正在谈论他。“注意用词啊!谁是小家伙了……”

来人俯过身来看了会儿屏幕上的终盘统计,良久,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斗法?”

孙翔哼了一声:“我什么角色都无所谓。”

这句话引起了一点效果:那边的兄弟俩换了个眼色,弟弟很快抽出了自己的卡,把位置让了出来。

孙翔看着新来的家伙慢吞吞在位置上坐好,摆弄了一下鼠标,然后从兜里摸出钱包。

这家伙竟然也有张账号卡,人不可貌相啊。孙翔暗想。这回是什么角色?

闪烁的屏幕很快给了他答案:神枪手。

又一个,啧。So boring.

“周泽楷,我看好你,干翻他。”刚刚的输家有了援助,嚣张地得意起来了。

我看你能拽几分钟。孙翔看着这位神枪手拉风的长风衣,气呼呼地想。他把手机搁在电脑桌左手边,弹开了秒表程序。

开战前两人都没说话,空气里只有手机对电脑作用电磁干扰的噼啪声。

好似有火星一触即发。

 

看着再一次占据了屏幕的“荣耀”,孙翔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输的人是他?

他当即去看手机:竟然还没过两分钟!可恶,他轻敌了!

“再来一把。”他用陈述语气说出了之前自己一直很不屑的句子。不甘心的念头在他的心脏上撞来撞去。

“小狗!刚刚你说的什么!”

“你叫什么,又不是跟你打。”孙翔今晚的耐心值似乎真的告罄了。他歪头去看刚刚赢了他的人:“来不来?”

对方不置可否的看着他。

“哑巴啊?说话。”他急躁地踢着电脑桌下面的隔板。

那家伙竟然露出了一点笑意。“来。”

新一局翻开。他这回全神贯注了,动作比之前快了不少。

结果是结束得更快。还是他输。

转椅的轮子蹭过地面的声音。孙翔应声望去,正看见连下两城的神枪手也望着他,脸上有笑。

……简直不能忍!

他趴回桌子前,重新握紧了鼠标。

重复,不断重复。

孙翔一开始是意外和愤怒:他非常不能原谅自己的失败,但慢慢地,一局局过去,他有点儿害怕了:他可以支撑得越来越久,但是他改变不了输掉的结果。

他之前从未遇到这样的对手。

可能到了第八,或是第九局时,孙翔发出的邀请被无视了。这时,一直站在他们背后的人说话了。

“周泽楷你行啊,变这么叼!喂,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复习?去当职业选手好了嘛!”

他还没来得及发作,周围就响起了别的声音,很熟悉的旋律:iPhone多年不变的默认来电铃声。

不是他的电话。

那个叫做周泽楷的家伙不动声色地望向自己的弟弟:“姑妈在外面,等你。”

“卧槽——你什么时候跟她讲过话了?等等!你发短信的?”

那家伙居然还认真的回忆了下,“……第五盘?”的时候。

在一旁听着的孙翔顿时有种被人抽了一脸的颓败感:那人边和他竞技场边还发短信?这样还把他搞死了,不是一次,而是八次?

……今天老天不是在逗他吧。

手指不自觉地抽了一下。孙翔赶紧把手抽回来,用左手包住右手的手指。八局,你大爷的。他内心忿忿,完全忘了一直在要求加局的人是他自己。

那边的兄弟俩僵持够了,终于都站了起来。孙翔看到他们在往门外走,立刻也从座位里蹦了起来:“等等!”

弟弟脚步没停,大概是忌讳亲娘正站在网吧前台瞪视着他。后面的人倒是停下来了,转身看着他。

“喂,你——”

孙翔语塞。要怎么说,啧……他好久没这么丢脸过了好么。

那不爱说话的主儿难得提问了一次:“你叫什么?”

这种情形下问这个怎么都感觉有不存好心的嫌疑啊……孙翔腹诽,但他的个性也没让他纠结太久:“孙翔。你,周——”

“周泽楷。”对方礼貌地笑了笑,向他点一点头,转身又要走,他赶紧加快几步跟上去。

一路走到大门外,寒冷而新鲜的空气顿时糊了他一脸。还有凉凉的雪花。

“喂,你这人!”孙翔抓紧了没拉外链的外套前襟,傻头傻脑地跟着周泽楷转弯的方向跑了几步。

周泽楷再次回头看他,一脸非常理所当然地疑惑神色。“……跟着我?”有事?

孙翔再次词穷。喵的,他难道要说自己迷路了,而且晚上还没处可去,就因为是和他在网上认识的那货,你的傻缺表弟说要当面单挑,他就愣愣地冲来上海了?

完全说不出口好么。

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好像是叹了口气。他看见一团白色的水雾在衣领边凭空显现出来。

“来吧。”

他皱眉。周泽楷又冲他摆了摆脑袋:“吃饭?”

不说还好,突然……肚子好饿。

他犹豫着要不要再跟上去,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决定——

“等等!你别走啊我马上回来——卡忘记拿了!”

 

面馆都快打烊,除了他们坐的这一张桌子,别的板凳都架了起来。

雪菜黄鱼煨面,鱼片不太够了,老板娘给他们一人再添了一只卤蛋。有点不伦不类的,但饿得紧,哪还顾得了那么齐全。

他先吃完了,孙翔还在孜孜不倦地捞面汤里小段的面条。他看着孙翔沾满汗珠的鼻尖。

等上菜的时候,他就稍微套了下孙翔的话:果然是和他表弟在网上认识的。都是小孩,几句话竟然也约得出来。自己坐火车,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儿搞的路费。

他只是心里想想,一句也没说。

孙翔好像终于榨干了他那碗鱼汤面的剩余价值,抬起头瞟了他一眼。

“那啥……这附近有旅馆么。”

有倒是有。他问:“有身份证?”

对面一秒丧气。“啧……我还不如回网吧去包个夜。”

周泽楷非常不喜欢这个想法。他刚刚只坐了一会儿,现在还是一身烟味,太引人嫌弃了。

“回家。”他想了一会儿,推开凳子站起来,往桌面上放了张二十。

孙翔没动,黏在凳子上,牢牢抓着他的包。

“我爸妈都不在家。”他尽力说服这小家伙跟他回去。孙翔甚至比他表弟还小一些,想负起责任几乎是下意识的。

毕竟,上海这么大,天知道一个晚上能有多长。

孙翔磨蹭着背上包,跟上了他,嘴里还小声念叨着什么“真像小黄油的设定……”

“小黄油?”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懂就别问!”

奇怪,好像脸红了啊。周泽楷想。

如果有旁的人听到他们的对话,一定会忍不住从椅子里弹起来:孙翔小朋友,Galgme的“有妹有房,父母双亡”不能这么理解好吗!人家父母只是不在家,而且,这样,你把自己当做什么啦,被养成的?

真是,笨蛋吐个槽都能把自己绕进去。

 

“欸,你家是洗干机?好高端啊。”

周泽楷看着穿着他初中校服,正坐在瓷砖地上研究滚筒洗衣机按钮的孙翔,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你打算睡哪里,我在客厅给你搭了气垫床。

最终,他选择旁敲侧击一下:“11点多了。”

“你困你先去睡。”孙翔冲他挥挥手,“拜拜。”

这到底是在谁的家。他有点无奈。虽说明天是周六,他没课,但这家伙好像还要去虹桥坐火车的吧?

“对了,我刚看你客厅XBOX有Fallout 3?手柄能借我么,我玩一会儿。”

《辐射3》算是他很早就买的一款正版RPG游戏了,最初是PC版,后来有了XBOX,他用手柄也玩过好几次。

不过,这种僵尸生存游戏,怎么看都不太适合深夜玩啊。

“别老看着我,我今天通宵。”孙翔说,“……买了7点多的票,也睡不了多久。”

他摸摸眉心,顿了一会儿,走到电视柜前面,拿出两副手柄来。

一起?他用眼神问。

“辐射你也组队玩?”孙翔显然很意外,但很快,少年的脸上变成了笑容:“随便,反正我从来不卖队友。”

载入进存档,恰巧首都废土上空的夕阳即将落下:夜幕降临后,即是这片无主之地危机四起时。

两个角色端着枪,走入了沉沉夜色。远处兆吨镇的灯火夺目,好像嵌于地平线上的星星,好像日食既甚结束刹那的贝利珠。

 

通关时已是第二天的凌晨。

周泽楷去洗了个脸,末了对着镜子看了看:眼睛果然红得像兔子。

再走回客厅,他正准备把地板上的手柄和抱垫都收拾起来,一偏头,看见孙翔居然睡着了。

就坐在地板上,头枕着沙发扶手,微微皱着眉,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外面的天正在变亮,客厅连通的阳台没有挂窗帘,透亮的光没阻碍地映在了孙翔的脸上。

他立在那里,呆呆的看了这家伙一会儿,感觉很奇怪:他们明明是昨天下午才认识,却好像已经熟悉起来了;做过对手,也搭过队友。

孙翔是个好队友,他们最后都没死,一起走出了辐射里的避难所。B社的画面特效异常逼真,他每次都会觉得像是亲身经历:真的有一片死寂的荒野,会在日出时分响起提琴声,他手里握着枪,依靠着身边人的肩膀,和机器人一同分享崭新的太阳。

可也没有眼下真切。

他把手柄塞回柜子,抱垫放回到沙发上,想了想,又去打开洗干机,把那家伙的衣服拿出来。

他走过去,轻轻碰了碰孙翔的肩膀。

孙翔迷糊地睁开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几点?”

周泽楷回头去看钟:六点多了。然后,他感到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重新看见的是正在揉眼睛的孙翔,笑着的。“早。”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沉默地报以微笑。接着,他听见孙翔说:

“今天是我生日。”

他突然有点想问孙翔刚刚做了什么梦,是不是和Bethesda后启示录里那些僵尸有关。如果是的话,他想告诉他不用担心。

我们是队友,就算世界末日,我也会罩着你的。

 

赶到虹桥时终归还是迟了,他陪着孙翔去改签车票,发现孙翔是15岁,今年今天,刚刚好。还没有身份证,学生证买到的是令人嫉妒的折扣价车票。

车发出前还有一会儿,孙翔坚持要还昨天的晚饭,从一旁的快餐店给两个人买了早饭。咖啡很糟糕,何况他们都是在更喜欢可乐的年纪。

孙翔想再去买一支甜筒,被告知甜品站9点之后才营业后,闷闷不乐地走了回来。周泽楷看着他迎着晨光的身影,感到有点好笑:

个子挺高,又完全是个孩子样。这算是离家出走?说不定,等他回去了,他爸妈还不见得知道。

他在孙翔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想也没想过做这样的事。怎么说,竟然有点遗憾的感觉?

“喂。”

他征询地望过去。

孙翔把食物的包装纸团成一团,掷向不远处的垃圾桶:空心命中。

“你现在高三,是不是快毕业了?”

明年夏天。他点点头。

“有没有想过去做职业?”

什么?他望着孙翔。

“荣耀啊。你没去过训练营?打死我都不信!”

这倒是真的,轮回训练营的指导很喜欢他,说了不止一次要签他的事了。但他还没想好。他不觉得自己是天才。

他只是比一般人更想实现心中的目标而已。不过……那目标究竟是什么呢,他自己甚至都不太清楚。

其实,“现在”,是最好的:眼下铺满了各种可能,每一条都光辉夺目,就等着他走过去。什么都还没有,但却好像还拥有着一切。

“你一定要去,”孙翔自顾自地帮他拿起了主意,“说什么联盟里一直没有好的神枪手,就让他们都见识一下!”

他笑了。他有点喜欢孙翔这个脾气。

举起枪,扣动扳机,命中目标。他喜欢在游戏里扮演一个心无旁骛的猎手,也很擅长如此。他可以孤身一人穿过黑暗也毫发无伤。

他忽然发现那差的一点点是什么了:一直以来,他想要的并不是独行。

想变得强大,不是为了自我证明,而是想要保护别的人。任务里的角色,队友……

去打职业比赛的话,他当然会被某个战队招募,然后,遇到一大帮队友。

“信不信我也能去。”他身边的孙翔突然又说话了,好像还在为昨天的败北耿耿于怀,“一定会揍翻你!”

他们都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再相见了,以约定好的方式。唯一差错的细节大概是:“揍翻”的机会,并没有太多。

 

孙翔吃饱了,从兜里掏出手机来玩。耳机塞上,火车站再吵闹也没什么所谓。

他才不会后怕昨晚要是没有遇到身边那家伙,他会怎么样。甚至,连说一句“谢谢”的心思他都没起:他现在这么小,满心还以为世界是围着他转的呢。

忽然,有人捅了捅他的肩膀。他摘下了一边的耳塞。

“唔?”

他这几天都在专心刷太鼓达人某支长曲的连击,16分音连谱2倍速,在触屏上玩比PSP端难多了。

“耳熟。”

你听到了?孙翔第一瞬是这念头。然后,他才意识到,刚刚经过那个这几天都听烂了的旋律时,他吹出了某一句的口哨。

有点丢脸。但思路简单的孙翔很快又把这层尴尬化成了得意:“你也玩啊——”

“我不会。”周泽楷说。

孙翔消化了一会儿才理解到,周泽楷指的是“不会吹口哨”。他大大咧咧地一笑:“有机会教你?”

“车快到了。”周泽楷把他另一边的耳机线扯下来。

 

通往检票口的漫长金属围栏,在冬日初升的太阳下闪闪发光。他站在外面,看着孙翔穿过它,很快在他视线中消失了。

奇遇记结束了,他还是,几乎称不上“认识”那个人。这时的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还会再度相见,真正地相识,把各自的命运绞在一起。

周泽楷转身离开了站前广场。背后人海茫茫,车行川流不息,好像这座城市的心脏:奔涌血液汇集之处。他听得见那些呼啸的声音。


Fin

——————

接下来大概会比较忙,先把存文放出来~算是提前祝周队生快了~


评论 ( 2 )
热度 ( 106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