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

小长篇完结;原作相关;苏沐秋&苏沐橙 叶修有出场

 (良识向的兄妹。但这组合要怎么简称…双苏?

 (没苏沐秋/叶修,也没苏沐橙/叶修……这篇没CP

 

--你能体谅我有雨天 偶尔胆怯你都了解--

——————

 “沐橙?”

 苏沐橙抬起头,把目光从有着至少34条木纹的地板——是的,她刚刚正在数那些花纹——挪到她哥哥的脸庞上。

 那个人很明显地是一脸焦急,但又偏故意摆出了一副要责备她的表情。汗珠挂在鼻尖上,摇摇欲坠,似乎是刚刚一路才从太阳底下跑过来。

“哥哥。”她小心地看着少年的脸色,决定不多说一个字。

 苏沐秋盯着她一片淤青,已经肿起来的脚踝,看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怎么回事。”

 非常简单的原因,要说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楼梯……”十二岁的小女孩吞吞吐吐地说道,“下楼去上体育课,有点迟了,我想快点下去,鞋带开了,我想,等集合点完名了再系……”

 跳到下一级台阶时,她就故意活动了一下脚踝,好把散开的鞋带甩到鞋面上——不至于被踩到——结果弄巧成拙,竟然一步滑到了第二级台阶上。和大脑一样没做好任何准备的骨头在巨大冲击力的作用下,意料之中地炸开了更大巨大的疼痛感。

 一瘸一拐地蹭到医务室门口,校医没有给她开药,而是把办公桌上的电话座机推向了她。

 她只好拨通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苏沐秋不用听这些,也已经知道,自己的笨蛋妹妹是在下楼梯时把自己弄成了这副狼狈样。看样子,八成是骨折,三个月石膏免不了。但小学的校医室毕竟不管用,得去正规医院一趟。

“疼不疼?”

 苏沐橙慢慢地点了点头。

 “还能走吗,我扶着你走?”他绕到妹妹的身后,抱着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从校医室的小圆凳上拖了下来。

 “书包。”苏沐橙提醒道,他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拎着小姑娘的背包。外面走廊是蓝色的瓷砖地,离校门口,他停下自行车的地方并不远,但两个人却走得费劲地如履薄冰。

 “疼死你,”他忍不住揉了揉小女孩头顶的头发,“叫你下次长点记性。”

 “我又不是故意的!”苏沐橙瞪了他一眼不服气地嘟着嘴,眼里还有一点水光。大概是真的很疼,偏偏不靠谱的哥哥竟然一句安慰都没有。

 做哥哥的心当即软了一下,但是叫他说什么甜腻的话来哄小孩子,也太为难了。

 毕竟之间差着四个年头。人长大了,忘记小时候的情绪,确实是自然到没办法的事。

 空旷的校门口是盛夏的烈日和水泥地。苏沐秋跑到停车的地方,把粉色的书包丢进前筐,飞快地打开车锁,推过来。

 苏沐橙当然还是乖乖地站在原地,用手背蹭着眼角的泪水,见他来了,又赶紧做贼心虚地把手放下。

 “坐稳了?”苏沐秋把她在车后座上安置好,看着她用手抓牢了座位前那一小段金属,才略微放心下来。

 “哥哥,下次换个那样的座位嘛。”他刚骑上车,苏沐橙就趴在他背上嘀咕了起来,又是戳他的腰,示意他去看一边的车棚。

 没错,是有那种,仿皮革的面子,柔软的坐垫。坐着应该会舒服些。

 以后有机会,换一个那样的。苏沐秋让自己记住这件事。

 下一秒,他用力踏动脚踏板,自行车从学校门口的斜坡上滑下,潇洒地转弯,拐进了大马路的慢车道上。热乎乎的风在他们面前分开,又包裹住了他们。

 他,载着他的——大概会是他这辈子的——最心爱,也最麻烦的一个负累。

 


一直以来,苏沐橙觉得她对哥哥,并算不上是喜欢。

 作为大多数的独生子们会对她表示出毫不掩饰的羡慕,苏沐橙却只想和他们说,“跟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哥哥比她大四岁。升入了中学之后,早晨也不会陪她一起走了,而下午要等他来接自己,哪怕是有困难班的周一和周三,也要在教室里再坐好一会儿才行。

 架上椅子的课桌都排整齐了,值日生好不容易洗完的黑板上,闪闪发光的水渍能挂好久,一整个年级人去楼空,早就做完的作业她不想带回家,干脆留在了抽屉里。

 等啊等。

 终于,穿着中学校服的少年出现在了走廊上,一边走一边喊她,“沐橙?”

 “今天好迟啊。”她抱怨道。

 但哥哥只是站在走廊上冲她笑着,也不生气。她只好把书包背上,跑出教室,熟练地锁上门,把钥匙放进衣兜里:等会儿走到传达室,再还给门卫大爷。因为几乎每天都是她最后一个走,苏沐橙已经差不多成了他们班的钥匙保管员。

 苏沐秋想牵她的手,被她躲开了:她也不是走到哪儿都要人牵的小孩子了嘛!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想法被看透了,苏沐橙听到哥哥笑了一声,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样东西,塞到她手心里。

 是巧克力糖,紫色的包装纸,哥哥以前也给过她这样的,她知道很好吃,所以立刻就开心了起来。

 “哎~”

 “要吃就吃嘛,捏在手里要被捂化了,小傻瓜。”

 “你怎么每天都有糖的啊。”她抬头看着苏沐秋。

 “别人送的呗,”她看见哥哥得意地笑了,“帮这个谁抄抄作业啊,给那个谁借份笔记啊——”

 “肯定是人家女生喜欢你。”小沐橙非常敏锐地说,“就像我们班的——”

 哥哥打断了她的话,用的还是那种故作惊讶的口吻。“哎,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你哥哥我受欢迎这件事确实很明显啊。”

 糖在嘴里化开了。嘴软的苏沐橙当然一句话也接不出。

 “以后肯定也有别的臭小子来追我们沐橙的,”哥哥看着她,两人一齐走过空荡荡的,映满夕照的操场,歪斜的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不过,他们一个你都不要搭理,有什么想要的,都来问我,我给你。”

 “骗人。”她含糊不清,但气势十足地回答道。

 “信我。”苏沐秋哄她,“那时候你老哥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的。”

 “那我要月亮呢?”她开始耍赖。

 “我就去买一卡车的梯子,叠起来爬上去给你摘。好不?”苏沐秋居高临下地揉揉她的头,“啧啧,小脑袋整天都想些什么啊。”

 连带分数还不知道为何物的小脑袋确实也没想什么。

 她不像别的孩子,没有爸爸妈妈,倒有一个哥哥,尽管看上去非常地没用,只会帮别人抄作业,或者打游戏赚几颗糖回来,但每当家里拮据到不行的时候,哥哥也总是能像个大人一样想到办法,非常神奇地解决所有困难。

 尽管在有些时候:比如过队日,她只能羡慕地看着别的女生有花边的,圆领的白衬衫,扽一扽自己身上哥哥的旧校服。翻领是男孩子式样的,尖的。这种时候她真的觉得,喜欢不起来哥哥。

 不过一个人话,好像更糟糕……就暂且勉强和这家伙在一起算啦。

 

拍了片子确认,又去操作室打了石膏,一整个下午都在乱糟糟的门诊楼排着各种队伍中度过了。

 没法走路了。苏沐橙沮丧地看着套着白色外壳的左脚。不一会儿,哥哥就从窗口前面走了回来。

 外伤没有药可开,乱七八糟的单据和病历本都被塞到了塑料袋里,还有她现在已经没法穿上的一只鞋子。

 “对了,你吃过中午饭了吗?饿不饿,”苏沐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门口有卖片儿川的,我们一起去吃?”

 “不饿。”她很快摇摇头。天气这么热,她本来也没什么胃口。不过……

 “……想吃西瓜。”苏沐橙小声地说,没怎么抱希望。因为一路上都没看见有卖的,而且哥哥不喜欢。也许是因为他肠胃不好,一吃就会拉肚子。往年夏天,家里也很少买西瓜。

 她只想说一说,过过嘴瘾就好。

 意料之外地,苏沐秋把手里攥着的塑料袋放到了她的膝盖上,打开自己的钱包看了一下,然后很快做出了决定:

 “乖乖坐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啊。”

 “哥哥,”她惊讶地叫了出来。没关系,不用去找的啊……“我们还是直接回家吧。”

 “听话,”苏沐秋拿钱包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实在没西瓜我就买别的水果了啊,你可别给我挑三拣四的。”

 她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句话,苏沐秋就向大门口跑了过去。脚上打着石膏,她只能安分得坐在长椅上,看着他穿过人来人往的挂号大厅,走到了外面的灿烂骄阳里。

 哥哥的背影显得有些陌生。

 比以前高了许多,真的和大人差不多高了,但也许是因为短时间内长得太快,显得很瘦——因此怎么看也还是像学生。

 苏沐橙当时还不知道,这个瞬间在夏日底下闪闪发光的背影,她一辈子,也没有忘得掉。

 

头顶上是中央空调的出风口,走廊尽头是弥漫着中药味道的中成药药房,可尽管如此,苏沐橙还是困得差一点就在椅子上睡着了。

 哥哥去了好久啊。她不满,又有点不安地想着,虽然心里十分不愿意承认是因为哥哥不在身边而不安,眼下她可还有更需要担心的事呢,比如说。

 他们租的公寓房在7楼,她等会儿要怎么回家去呢。

 苏沐橙还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忧虑太久,她要等的人就回来了。

 她的哥哥今天第二次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还好,这回是笑着的。

 苏沐秋背着手,在她面前站定了。“忘了问你,喜欢红瓤还是黄瓤。”

 “红的。”她说,“不过颜色也无所谓,只要甜的——”

 “啊哈,猜对了。”苏沐秋夸张地从背后把藏住的东西拿了出来:长长的一爿西瓜,覆着保鲜膜,用一次性筷子穿住了,因此有了像冰糖葫芦一样可以被握住的地方。他把它递了过来。

 “等等,不在医院里吃东西,我们去前面草坪上吃,吃完回家。”

 说着简单,她连蹦带跳地挪到门诊大楼外的走廊可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走廊外面就是大片的草坪了——遥对着住院大楼,和一排旧房子。那些是解放前教会医院的老楼房。

 苏沐秋去拿自行车了,她坐在走廊上的石头长凳上,傻乎乎地举着一爿西瓜,舍不得吃,等他回来见到这么一出,扑哧就笑了。

 “沐橙?”

 “恩?”

 “在等什么啊,快点吃,”她看见哥哥冲她做了个手势,一边骑到了自行车上,“我们快点回家。今天的饭还没做呢。”

 “……你也没吃中午饭吧,哥哥。”

 苏沐秋看着她的眼睛,表情有点无奈,就像在看一个叫他没有办法的小傻瓜一样。

 “哪来那么多问题。再磨蹭不管你了啊我自己回家了。”

 她只好伸手把西瓜片上的玻璃纸揭掉,慢吞吞地咬了一口。

 大概是刚刚才剖出来的瓜,很新鲜,也很甜,甜得让她觉得脚踝也没有那么痛了。

 

快要到家的时候,天上开始飘雨了。

 一下子就阴沉下来的天,总比低气压叫人闷闷不乐很久,还是不肯落雨的天要近些人情。而且,也差不多撑到了他们到家,不是么。

 不过,马上要迎来的才是一个真正的考验。

 “怎么上楼……”苏沐橙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快不争气地哭出来了。

 “你很久都用不着下楼了。”苏沐秋站在门厅里,非常认真地宣布道,“把腿养好了再去上学。我明天去你学校给你请三个月假。”

 三个月几乎是大半个学期。

 “那就赶不上期末考试了啊?”还得搭大半个暑假进去。

 “没事,不就是小学吗,我来帮你补课,包教包会。”苏沐秋自信地担保道。

 “好啦,”苏沐橙放弃了继续和哥哥站在这里理论的念头,“但是今天怎么上去啊……”

 苏沐秋像是早就想好了答案一样,无比自然地说,“我背你。”

 “……你背不动我的!”愣了一秒钟,苏沐橙才窘迫地做出反应。她已经十二岁了,不是个小孩子了,要她再像小时候那样,若无其事地和哥哥打闹,趴在他的背上,已经不太做得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要背一个人爬七层楼,就算她再轻,也有几十公斤呢。这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眼下偏偏又没有别的办法。

 “东西你拿着。”苏沐秋把塑料袋递给她,然后伏下身子,“上来嘛,不让我背你还飞上去不成?别闹了啊。”

 “哥哥。”她小声嗫嚅道,还是拗不过对方的再三催促,趴到了他的背上,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

 苏沐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紧张地挪动了下位置,还好,哥哥的手很稳当地把她托住了。

 “怎么样,说了背得动你。”

 她不敢说话,满门心思都在攥着的塑料袋上,生怕那东西晃来晃去碰到苏沐秋身上。

 外面的雨已经大得能听见了。雨丝从屋檐底下飘了出来,带着十分舒服的凉意。

 “沐橙啊。”

 “恩?”

 她正趴在哥哥的背上,只用很小的声音回应,对方也肯定听得见。

 “以后走路安分点,你看,三个月难受,亏不亏。”

 “我又不知道……”她下意识地不想接受责备,“崴一下就算了,怎么就骨折了呢。”

 “你还跟老天讨价还价来了?”苏沐秋想扭回头去看她,无奈背着人的姿势不方便。走到第三层了,他停下来,喘了好一会儿气。

 “哥哥?”她不安地觉得,哥哥是背不动了,但是又不肯承认。

 “没事!”好像为了打消她的忐忑,苏沐秋开朗地回应了她,“沐橙,我们晚上喝紫菜蛋花汤好不好?”

 

那一年的夏天,是苏沐橙度过的最没有实感的一个夏天。顶楼房间阳光充足,到了夏天,就永远是热乎乎的,微风吊扇在头顶吱呀地转着,却一点都不够用,恨不得一整天都浸在满浴缸的水里才好。

 苏沐秋呢,正好毕业,三个月的假期,几乎都在陪她——严格来说,也不全是,和她共处一室,但却和游戏相亲相爱着——大概就是这样吧。

 知道哥哥在经营游戏是在挣取收入,苏沐橙也没有发表任何异议,或者说,作为被照顾的那一个,她就算有什么意见也没作用。

 她只想,自己要是也能参与进这件事,就再好不过了。

 一百天一到,她就等不及地央着苏沐秋带她去拆石膏,不过,哥哥却好像在计划什么别的事情,直到周末,才带她出门。

 自行车穿过湖滨的林阴道,迎面而来的都是太阳从树叶缝隙间漏下的光影,还有湿润的风。苏沐橙惬意地闭上眼睛,又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哥哥的声音。

 “沐橙,我们换个新地方住,换个一层楼的,怎么样?”

 “欸?!”

 “就搬到西湖区,离你学校也不远。”

 “好啊。”她表示通过,尽管有点不明所以。毕竟搬家是件麻烦的事,而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因为是顶楼有阁楼,他们不用和别的房间里的住客合用浴室。这个优势不知道新家还能不能保持。“其实……我的脚很快也好了啊,没关系的。”

 “也不全是为了你啦,”坐在她身前的苏沐秋忍不住笑出了声,“等会儿从医院回来,我们去看要租的房子?顺便,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

 

久违地再次用两只脚踩着地面,让她开心得几乎都有点不安了:她用手扶着医院走廊边上的扶手,试着把重心平等地放在两只脚上,尽量自然地迈步,苏沐秋则非常煞风景地在她身后啧啧啧了一路。

 “沐橙,人家上了发条的玩具小熊都比你走得快。”

 “你好烦啊!”

 “好好好——”苏沐秋立刻投降地举起双手,做出一番偃旗息鼓的意思。“不过,我约了人的,你能不能快一点?奇怪啊,你不是一向都好了伤疤忘了痛,金鱼脑袋的嘛,怎么摔了一下,胆子都变小了?”

 “你才金鱼脑袋!”

 “没事的,”苏沐秋用一种非常令人安心的语气说道,一边把她的手从走廊的扶栏上掰了下来,顺势握到自己手里,“别老扶着,原来怎样就怎样走呗。你慢慢来,我陪着你。”

 “喂。”

 “怎么?”

 “约的人,就是你说的,要介绍我认识的那家伙?”

 苏沐秋在她身边点点头。

 “……男的女的?”

 “男的,”苏沐秋捏了捏她的手指,“和你一样,小鬼一个,掀不了天的。”

 

苏沐秋带着她在这个老式小区的腹地穿梭着。住宅楼之间都栽着女贞树,看上去都差不多,她不知道哥哥是如何做到轻车熟路的:难道是已经来过一次吗。

 终于抵达目的地时,她还以为是哥哥搞错了。

 因为这个单元一楼防盗门前的台阶上,已经坐了一个人。他和应该是属于他的行李箱把整个通道都堵得严严实实的。

“哥——”她刚想问这是怎么一回事,苏沐秋就走上前去,非常不客气地摇了摇那家伙的肩膀。

“这也能睡着,不怕别人趁机把你箱子偷了。”

那个家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朦胧地看向苏沐秋,似乎花了一会儿才认出对方是谁。

“就一个箱子嘛,我东西可都堆进房间了。别,别这么看着我,谁叫你来这么迟?房子很好,我保证你一会儿进去之后,绝对会热泪眼眶地感谢我。”

 “你付房租的话,我保证我一分钟内就能热泪盈眶。”

苏沐橙没头没脑地听着这两人自来熟的对话,努力想弄明白眼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但是,以她所有的敏锐触觉也只发现了一件事:这个人的穿着虽然随便得简直有些邋遢,但衣服都不差。家里应该很有钱吧。

那哥哥叫他付房租也没什么不对的。苏沐橙在半分钟内就和自家人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兄弟,地主家也没余粮啊。”那家伙立刻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你不是还说你们有两个人吗?”

苏沐秋转头看着她,坐在台阶上的少年也把目光移了过来。

“咦?”那家伙显然有点意外,用手肘捅了捅她的哥哥,“这谁……苏沐秋?”

“我妹妹,”苏沐秋简洁地回答道,用眼神向她示意,“这是叶秋,我和他是在——呃,进去说吧?”


那个叫做“荣耀”的游戏一区开服时,苏沐橙第一次穿上初中校服的冬季款。冬天,下午放学时都已经日暮,哥哥——偶尔是叶秋——会站在校门对面的路灯底下等她,和她一起回家。

 苏沐秋已经不再上学了,叶秋也是。两人像每间网吧里都能遇见的那种沉迷电子游戏的家伙似的,天天埋在显示器后面,略有不同的是,这占据了生活大部分时间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娱乐,也是收入进项。

随着第二个冬天一起到来的,是荣耀第二区的开服。苏沐秋和叶秋积极经营的事情似乎变得更多了起来,据说,这个游戏要像篮球一样,组织联盟和战队来打职业比赛了。

就连身处局外的她也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激动:没办法啊,热血的心情虽然回想起来总有点傻气,但总是很感人的。

而哥哥和叶秋游戏打得这么好,也许有机会能变成职业选手吧?

苏沐橙想过这个,她压根没有想到叶秋会在之后的三年里蝉联联盟的冠军,以及后面用更多的时间书写的更多故事,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参与进这件事。

但出乎所有意料之上的事,还是毕业那年的夏天。

在填报志愿,考试分数条,毕业证之间穿插的,是苏沐秋的死,医院证明,去南山买公墓。

立碑要挑照片,她在家里找了半天,翻遍了他们所有的家当,只找到了哥哥中学学生证上的一寸照。

也就和现在的她差不多大的样子,脸上还有没褪干净的孩子气,头发没按规定剪好,为了露出耳朵,鬓角的头发用水抹服帖才勉强过了关。

笨蛋哥哥。她想着,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滴在学生证每学期戳章记的地方。怎么拍照也这么懒,不怕我忘记吗。我以后,要是只能记得你这副傻样怎么办啊。


拼命想要记住那个人十九岁时的模样,后来还是模糊在了记忆里。一整个夏天,回想起来就像一场支离破碎的梦魇:在车水马龙中号叫的救护车;医院走廊上冷漠的灯光;跑着跑着雨停了,太阳出来,湿漉漉的头发都晒得发痛;碑上的刻字,用红漆黑漆描得清晰。

说着会陪她,嫌弃她走得慢,却又在前面停下,耐着心等她的人,不在了。苏沐秋打破了他应允下的所有承诺,把她一个人丢在路上,自己先走了。


在安排她去高中寄宿的前一天,叶修递给她一张卡。

是荣耀的账号卡,叶修说是她哥哥的。她以前不是很关注哥哥和叶秋搞的这些东西,因为哥哥不鼓励她来关心,而且,和这两个人相比,她游戏打得很烂,根本就没法从中得到什么成就的快乐感,自然而然地,也提不起什么兴趣。

 她把卡片插入槽口,游戏登入了角色,她第一眼就看见了角色名。

并不是第一次看见,但时过境迁,在看到这四个字,想到哥哥取这个名字时故意把她真名嵌进去的趣味,她一点都笑——或是生气——得出来。她只觉得特别难过。

比闷着不肯下雨的天还要难过。

游戏里还什么都有,但这个人,真的不在了。


第四赛季的夏休期。

苏沐橙和叶秋决定,在今年嘉世搞集训之前出杭州玩一趟。一边是打联赛,一边是熬完三年高中结束第一个赛季,两人都想休息一下。

启程之前,苏沐橙一个人去看了哥哥。因为要和哥哥说到叶修的话,最好是那个家伙不在场比较方便。

“我也参加联赛啦,老哥,用的是沐雨橙风的账号。我知道没拿到冠军,你也不要看不起我嘛,反正你知道的,我打游戏就是没你好啊,谁叫你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让让我,什么游戏都把记录刷得比我高,我有斗志才怪了呢。”

“不过,我和叶修拿到最佳搭档的称号了。怎么样,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全联盟配合最佳,是不是很开心?”

“明年我会更加努力的,等着我也捧个冠军给你看看!”

后来想想,苏沐橙为这句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这一等,让她哥哥等了六年呢。

 


夏天的苏黎世。

作为赛到了最后一场的赢家,冠军队的队员们也相应地失去了饱览异国风光的机会,他们今晚就要启程回国了。

所有职业选手都抓紧这最后一点儿时间“扫荡”机场的免税店:本来就个个都是年薪不菲的联盟明星,又被各自战队的队友们拜托了代购的任务,这会儿,就连一向精于计划的肖时钦同学也显得格外大方。

雷霆队长每样口味的巧克力都选了一样,跟着轮回的两位走去收银线了,而他们的领队大人还站在糖果柜台前,难得地皱着眉头。

苏沐橙走过去,拍拍叶修的肩膀:“打算买糖戒烟了?”

“你觉得像么。”

她摇摇头,看着对方笑了:“送人?谁呀,人家雷霆有小姑娘,买糖果就算了,你不去看看手表,军刀什么的?”

 “兴欣也有姑娘啊,”叶修理直气壮地回她,一边用手指划过包装盒上外文的字符,“买点给老板娘,你觉得她会喜欢么。”

“难为你想得到,”她挪揄一句,“我代表战队谢谢你。”

“苏队长,这么快就入戏了啊,”叶修拿了两个不同包装的巧克力糖,左右手掂量了一下,“明年要是被那些家伙的队伍打得嗷嗷叫,可别来我跟前哭。”

都几岁了,还当我会哭鼻子呢。苏沐橙心道。

她的目光扫过那两盒糖果,停住了:那一盒紫色的,意外地非常熟悉……就像,很久之前就见过一样。

往事缓缓地在她眼前浮现出来。她不自觉地握了握手指。是真的,她的记忆没有骗人,现在也不是在做梦。

“买那一盒,好吃。”

“你吃过?”叶修顺从地听取了她的建议,但语气里很是疑惑。

“恩。”苏沐橙点点头,不自然地说出一个很久没用过的称呼,“……哥哥,给过我那种糖。”

她看见叶修眼神一凛,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两人尴尬地沉默地对视着。

“走,结账去。”叶修先移开了目光。

苏沐橙顺手把要买的东西都推给了他,先走出了店铺。候机大厅里人行匆匆,透明的玻璃幕墙,光洁的地面,广播中冷淡的女声。

以及满室的晶莹月光。

今天恰好是个晴朗的圆月夜,月亮的光辉洒满了机场,显得特别美丽。

她抱起手臂,眯眼看了看跳动的航班信息。他们的飞机还有好一会儿才起飞。

居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她还是个蠢得走楼梯摔断踝骨的小女孩时,哥哥放在她手掌心的一块糖果,就是个能让她憋回眼泪的珍宝。而现在,她在没有了那个人照顾下,已经顺利地走到了第十年。

哥哥,你看。苏沐橙想着,像解开了一道艰难的题目那样开心不已。瑞士的糖果,你这个不识货的笨蛋,肯定是喜欢你的女生送给你的。

曾几何时,她对哥哥给她的关爱不知不觉,而同时,竟然也有人爱慕着她的哥哥。

失去而不可挽回的东西,她早已释然了;闪亮的,熠熠发光的一切:全明星头衔,冠军奖杯,各式各样的称号,她一路追逐着,也得到了。将要负担的挑战:队长袖标,一整个战队的大旗,意料中和意料外的各种艰难,她觉得自己应该也能够应付得来,在经历过这么多之后。

苏沐橙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在最初,她就遇到了这个世界友善又温暖的一切,以任性又幼稚的那个,十二岁时的她。

当然不是说,这个世界偏偏对她无风无雨,只是托她有个好哥哥的福。即使离去,也仍然为她撑伞,也只有血缘能要求得起这样近乎本能的付出。

苏沐橙觉得,她和此时,在她身边的大多数队友不同的是,遇见荣耀,最多也只能算是她这辈子第二好的事。

最好的事是能和你做兄妹。而荣耀让我时刻都没有忘记这点,也让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以一种虚幻又无比真实的方式,与我共同作战。无论晴雨。

 

Fin

——————

写过了双花,这回双苏~喜欢枪手系<

有任何剧情上的bug欢迎告知orz

有机会想写小周,陈果,秦牧云~不过都没站cp欸……写单人?

——————

托别圈的基友帮忙在CP14投了韩队的票~据说现场好多为乐乐喻队王杰希拉票的~姑娘们都辛苦了

虽然最后排位不算高……没事我青天低,第九名也当糖舔舔

据说还拿到了无料明信片~非常感谢帮韩队拉票的画手太太w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