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段<朔漠>的后文…

“你还没走。”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这么近的地方响了起来,韩文清心里跳了一下,循声抬起头。

“怎么说。”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拂掉了积在他肩上的雪花。都城今年也是个寒冬,这么一会儿,雪下得竟和塞北都差不多大了。

白日的光线在云层后面一点点地凋零下去,两个人在这样的天幕下并肩走起来。没有鸟兽的皇城安静极了,又到处覆满了白雪,看上去大得令人茫然。

“他们要我去蜀地。”叶修终于回答了他的问题,“存心消遣我呢,那去一路都够受的。”

这个家伙的个性,他再懂不过了。“又打算回北疆去?”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他,毫无疑问是被猜中了的表情,但嘴上还是不肯认输的:“怎么,我到哪去还要给你递个信报备?”

他的背后是空旷的庭院,白茫茫的,要不是彼此在身边,真和无依无靠地走在雪原里一样。

“要。”韩文清见招拆招,还了一句嘲笑回去,“至少让我知道,你还没把自己弄死。”

叶修眼里闪了一下,然后笑道,“老韩……你这要求,也真够低的。”

韩文清不想理他。不过那边是个自说自话也能进行下去的人。

“其实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要求。”

“一整个天下都满足不了你,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你也别说江山天下这种场面话,”叶修在他肩膀上推了一把,“听着都别扭。都是虚的……还不如半碗豆腐汤。”

他挑眉看向叶修。

如果说讨厌的话,他最讨厌的就是叶修这点:什么都说,真的假的,凭口吻也分不清。说不坦诚?也不是。只是不能够确认。

他们之间,比普通关系逾越过的究竟是什么,谁都没有谈论过,十年,也就这么迷糊着过来了。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别死。都不死,就这么走下去,总还有新的故事能成。

“等等。”叶修伸手拦住了他。

他们这会儿正好走到宫墙前,有个不那么大气的窄门,两个人勉强并排站下了。头顶有一小片屋檐,使他们暂时摆脱了风雪。

叶修竟然——从不知哪个口袋里掏出了烟,非常悠哉地点上了。狭小的空间里一下子漫满了烟叶的气味。

“什么时候走。”想到在北漠的那些天都没看他碰过烟,韩文清决定暂且忍耐一下。

“还真问日子?”叶修仰头看他,“来送我啊。”

韩文清摇摇头。

只是想知道而已。

“反正你明天也不在洛阳了,”叶修边说边喷出烟雾,“你先走罢,这回算我送你。”

他也没有客气,微微点一点头,偏身走了出去。

两边都是高高的宫墙,雪落在它们之间,很久没人经过,踏上去软软的,毫无声响。风是迎面来的,但是韩文清并没有低头,这风雪比北方的,差太多了。

他早已习惯了这些:迎头的风雪,逆流而上的艰难,孤军奋战,只能接受的分别。

其实分别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难过的事。他确信,叶修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刀光剑影的沙场,忽晴忽雨的江湖,这便是他和叶修同行过的所有场合了。这些都容不得儿女情长的地方,连同生共死都难求,还说什么同衾共枕。

人生在世,便是相逢。

——————

赶个末班~叶修和叶弟弟生快~(喂这种情节真算祝贺吗

来不及更(三),糊了个段子……接下来期末修罗,断更

Lof平时刷得比较少抱歉QAQ谢谢大家的评论和支持orz(戳私信可捕获Bo主< 欢迎来信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