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迷路的屠龙勇士

如此蠢的文风简直说不出口是伪原作向(…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关于屠龙小勇士的梦仍然是韩文清队长记得最清晰的一个梦:从头到尾,细节无遗,台词和场景全部历历在目。有时,他甚至会怀疑这到底只是个梦,还是其实是真的——就像那些久远的日子里,和某些因“交友不慎”而得到的同伴一起看不良录像,然后又觉得实在是蠢到羞耻必须得强迫自己拼命忘掉,到最后终于也搞不清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那样的回忆。

梦境的主角当然是他那时就认识的人。

尽管他后来也梦见过叶修很多次,但当初,他刚刚和那个玩儿着战斗法师,身边总有位枪手陪伴的人在网游里认识,还没怎么感受到这家伙嘴欠的真实程度,因此,这个梦里叶修的画风……很是良善。

梦境的背景是沙漠。

不是烈日高照黄沙漫漫,骆驼仙人掌那种想一想就足够口渴的背景。是晚上的沙漠。月光皎皎——不知出于什么设定,梦里的月亮总是满月——落在沙丘上,就像覆满了白雪。他用第一人称的视角在沙丘的脊背上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尽头。

韩先生的主视角没有丝毫犹豫地猛拉了下去:梦里的坠落轻飘飘的,好像在月球上一样。这感觉真奇怪,很少会有人在做梦的时候追究这种细节吧?

他以为自己快要醒了,但事实上,这个梦才刚刚开始。

从沙丘的断崖上坠落后,他遇到了第一只NPC……哦不,第一个别的角色。

穿着一叶之秋衣装的叶修。

战斗法师的衣着和装备,韩文清都是很熟悉的,至于这个人,他当时还以为是叫做“叶秋”,也只是在联盟开始注册战队时见过几面。

没错,这是个在联盟的十年故事之前的小剧场。

他本以为自己对那个从杭州来的年轻人并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一直在意的,只是怎么打败一叶之秋。但梦告诉他:别逗了,这不记得牢牢的吗?

他听到自己非常自然地说出了疑问:“你怎么在这儿?”

叶修向他莞尔一笑,拿战矛轻轻碰了碰他的头顶:“问我?这不是你的梦嘛。”

“没错,所以我也是在问我梦见的这个叶秋。”竟然没被骗住,连韩文清自己都有点惊讶。

对方又笑了,这回不是礼貌的、NPC式的微笑,而是真诚地露出了牙齿。“没看出来……老韩你还是有点头脑的~”

“……”就是被这个头脑造出来的梦中人说话能注意点吗!

叶修看了看天幕上的月亮,他也跟着望了过去。两人沉默地盯着这轮大得有些不自然的满月,然后,叶修咳嗽了一声,换了副比较认真的语气。

“我也许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这儿”,到底是哪儿?”

韩文清觉得自己皱起了眉头。这算是个什么问题?“沙漠?我的梦里?”

“我知道啊,”叶修懒洋洋地倚着他的战矛,像晒完太阳的猫一样伸展了下身体。“所以说,就是……因为某些特殊的、或许连魔道学者都解释不清的原因,我突然就这么,穿着自己角色的衣服,跑到你的梦里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韩文清一向不喜欢模棱两可的表述。

“我不记得了,”叶修以一种足以气死人的神情耸了耸肩:“怎么都想不起来……梦的开头。”

梦里有这个家伙真累……韩文清感觉自己的眉头展不开了。

但叶修只是看着他,然后稍微精神了一点:“你一般是有固定的起床时间的吧?反正等到你一觉睡醒,应该就没事了。”

他只好点点头。“大概还有好几个小时。”

“那我们到处走走吧,”叶修带头走了起来,还叹了口气:“真可惜,梦里就没法再睡着一次了,大晚上的我还得和你在这荒漠当游魂。”

你怎么不试试。韩文清心道,万一真能再睡着,我耳边还清静些。

主视角却显示着他跟在叶修身后半人多的位置,走了起来。沙子软软的,像踩在云里,月光勾勒出战斗法师和他的武器,在不断变幻的沙丘上投影出一个短小得可爱的身影。

短小得像是霍比特人或是马里奥。

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心情奇怪地好了一点。又过了好一会儿,叶修的速度好像变慢了,他忍不住问道:“叶秋?”

“恩……”对方第一时间回应了他,然后很明显犹豫了一下:“我好像……迷路了。”

……这算什么NPC啊。

“你本来认识多少路?”韩文清不客气地质疑了起来。

“肯定不比你多。”叶修竟然还嬉皮笑脸地转过头来,毫不逃避地看着他的眼睛。“怎么说,这可是你的梦啊,你个建造师好意思问我?”

韩文清不禁开始担心起这个地图的边际问题,以及更加遥远的——明天白天他需不要补眠——鉴于今晚的梦是如此匪夷所思地折磨脑细胞。“你至少在地图里走动过一部分,而且你看上去很有把握的样子。”

叶修狡猾笑:“不好意思,哥习惯性就这样……事实上,除了刚刚那一片,别的地方我也没见过。”

……好吧,这应该不叫迷路。两位英雄一起探索新地图而已。

梦的主人叹气,狠狠地疑惑这梦怎么还不醒。“算了……随便走吧。真不知道你之前,是怎么迷路才能撞上我的。”

他们正好爬上了另一座沙丘,月亮升高了,远处的沙山,在夜风中鸣唱着,在银色的月光下熠熠生辉。这么一篇广袤的沙海,好像只有他们两个活物。

“剧情要求吧,”叶修在他身边嘟囔着,眯起眼睛望向遥远的地平线,“这种别的人都找不来的地方,果然得迷路才能到的了。”

韩文清剜了对方一眼。两个人也许好过一个人,可也得看那个人是谁啊。

叶修非常自来熟地凑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看你梦里这么人迹罕至的样子,是真没什么朋友啊,哥就勉为其难地陪你一晚。”

“梦和现实是反的,”韩文清冷冷地说:“真正无聊又没朋友的人梦里应该在醉生梦死。”

“既然如此。”叶修示意他往下望:爬上沙丘,意味着他们又要往下跳了。这儿好像比刚才还要高一些,他看不太清落地的地方到底在哪儿。

“没事,梦里我们不会摔死的。”执矛的少年以一种乐观过头的语气说道:“you jump,I jump?”

韩文清抓住了这位从电影里借台词的NPC的手,和他一起跃了下去。

视角里的景物迅速变化着,整个下坠的过程——跟上一次相比——漫长得不可思议。就在韩文清怀疑他们在经过一个足以把地球打个对穿的兔子洞时,他们终于落地了。

深色的地面似乎不再是沙子,幸好是在梦里,一点也不疼。

“这儿有个洞穴。”叶修四肢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拾起了自己的战矛:“进去看看?”

“你觉得那里面会有什么吗?”

叶修认真地打量了洞口好一会儿。“我觉得它长得比较像会爆隐藏boss的地方。”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并肩走进了幽暗的洞穴。

这感觉很不对。

韩文清一边走,一边想着。走动的时候,他的手肘总是会和叶修的碰到一起。并不是洞穴太狭窄,只是大部分地面漫着积水,而他们都想尽量避开那些令人不快的湿冷触觉。

尽管如此,韩文清还是越走越觉得不对……他竟然有点害怕了。

这个词不应该存在于韩先生的字典中,可它已经出现了,韩文清只能接受事实,再尝试思索出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会让他感觉受到了威胁。

就在这时,叶修的脚步停下了,然后,像是要回答他脑海中的问题一般,战斗法师用耳语嘶嘶说道:“你看——”

韩文清往前看去。等他习惯了那片浓稠的黑色之后,他发现其中有对妖异的金色眼瞳:就像蜥蜴或者鳄鱼脸上的那种。

“真帅。”叶修赞许道:“老韩,你梦里有条龙。”

“……”

“虽然有人说只有小男孩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真的龙,不过真心帅翻了。”叶修好像个好奇过度的孩子一样,想要凑到前面去仔细看看,韩文清赶紧握住了他的手腕。

“没事。”叶修轻轻挣脱了他,已经懒得再用耳语般的低声了。“你没武器,乖乖待在这儿,我很快就帮你料理好它。”

“……什么?”韩文清赶紧自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时候正常的思路不应该是尽量轻手轻脚地原路返回吗。

“你喜欢红烧还是烤的?”叶修已经走出去好几步了。蜷缩在洞穴尽头的巨龙摆了摆它末端有着尖刺的尾巴,叶修非常敏捷地闪开了它,最后还不忘看他一眼:“回来再商量!”

战斗的场面对于看惯了在荣耀里所向披靡的一叶之秋的韩文清而言,是在是有点乏善可陈,唯一不同的也许就是这个穿着战斗法师衣装的就是叶修本人。像所有传说故事里描述的一样,被击中了最脆弱的眼睛后,巨龙的战斗力就像是被砸破的缸里的水面。

叶修干脆利落地杀死了它。沉重的躯体倒在地面上时,韩文清觉得自己每一块脊椎骨都跟着震动了一下。

他已经不再感到害怕了。都结束了。有个声音告诉他说。

远处的战斗法师费劲地爬上巨龙守护的金山。那个少年难得孩子气地把战矛先抛到了一边,用双手捧起满怀的金币,朝他灿烂地笑出了声。金属的光泽映得他满面生辉。

“老韩!快过来帮我数钱!”

“……”你又不能带走它们。

尽管这么腹诽着,韩文清还是走上前去,蹲了下来,拾起一枚金币。

“——咦?”

他知道叶修也发现了:这些金色的硬币都有鸡蛋黄那么大,正面镌刻着徽记:是荣耀的标志,围绕着它的是重复的glory,反面,组成圆环的字却是:

一叶之秋。重复。

他抬起头,碰上了叶修的目光。刚刚获得了战斗胜利的人好像有点发懵,喃喃道:“见鬼,它早就知道我会来杀它?还有。老韩你原来是为我开金库的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也不用知道了:

这个梦终于醒了。

也许是花了太多精力去记忆梦的内容,醒来后发生了什么,韩文清只记得个大概了:刷刷网游,那段时间总是和叶修在一起组队,那家伙也异常自恋地时不时截个屏,事后拿来显摆——回头这么一看,那真的是他和叶修难得作为队友在一起战斗的时光。

幸好当时那个年轻的傻瓜截了很多图。有几张他至今还存在硬盘里。

他没有想到,能和叶修一同走过这么一段漫长的路,虽然是以宿敌的身份。也许在场下算是朋友,但如果说还有别的期待,他也从未开过口。

始终在身边,已经是很安慰的事了。而有的,会让人感到胆怯的秘密,只能揣在心里,也许还真的需要一条恶龙来守卫。

韩文清没有料到的是,时隔多年,叶修来他的梦里扮演NPC了。

“好久不见呐老韩,你帮我存的金币我都要花完啦~”

“……所以说又来了么。”韩队长感到一阵头痛。

叶修冲他点点头。“没错,来续费了。快点快点。”

“你这回又是怎么来的?”

叶修朝他莞尔一笑。和多年前一模一样。

“通往你心里的路,走过第一次,再走一次有什么难。”

等等!这个叶修出奇得……真实啊。“慢着……这到底是发生在我脑子里的梦,还是真的?”

“当然是发生在你脑子里的,”叶修的笑容嘲讽了起来,“可它为什么就不能是真的呢?”

“这世上没有真的龙。”韩文清一针见血地指出。

“没错,”叶修点头附议,“也没有会刻着我角色名字的金币。龙只是意味着你想守护一个秘密,那个秘密就刻在金币上。”

“……”

“快点承认吧,都是老家伙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叶修。”

“老韩你喜欢我,很久了。对不对。”

“对。”

他们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叶修缓缓地露出了笑容:

“真爱就像鬼一样,只有噩梦里才见得到。”

“……我不觉得这是个噩梦。”韩文清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Fin

评论 ( 7 )
热度 ( 94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