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完结;原作相关,十赛季全明星后;CP感……心证吧orz(说着还是不要脸地打了TAG

《芒》

被不客气地摇了摇肩膀,叶修才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挪开,不过想和他说话的人显然还不够满意。

苏沐橙把头戴式耳机从他头上拽下来,声音很小,但不失气势地命令道:“这么晚了,快去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

在联盟中所向披靡的大神投降地看着面前的人,这个唯一会叫他头痛着妥协的家伙。“……沐橙,让我把这看完?还有4分32秒。”

枪炮师瞄了一眼电脑:“复盘?什么时候见你连全明星的赛也这么上心了。”

“那也是比赛啊。”叶修振振有辞。“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最顶级的。”然后,他稍微换了下口气。“全明星是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

苏沐橙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王杰希这次,确实……不过今后,这样的王不留行,我们今后对微草时也不会再见到了?”

挑着的眉毛分明在征询他的意思。虽然已经是十足把握地。

他点了点头,转身回去看着被暂停到一大半的视频。这次没有选手录像,官方给的旁观视角看着也不是很习惯。

下意识地想掏烟出来抽,手指来没来得及弹出一支烟,就被同样是职业选手水平手速的苏大美女握住了。

“睡觉去。”苏沐橙再次命令道,语气却放得温和了些,“别赶着大新年的劳模嘛。”

于情于理,都只有投降了。“好好~你先回去,我就关灯。”

他看着苏沐橙乘胜而归——踮着脚一路退回去,小心翼翼地带上门——叹了一口气,摁上关机键。

借着电脑屏幕彻底熄灭前的光线爬上自己的床,然后,瞪视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没抽到今晚的最后一根烟,叶修却奇怪地觉得满嘴都是烟草般的苦味。

怎么睡得着。


若是有外人让他来点评这次的全明星,他一定不会放过难得打了次感情牌的霸图,矫情地嘲讽一把,之后用膝盖都能想出来会是霸图粉送给他一如既往的嘘声。

连沐橙也不会明白,那句“全明星是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究竟有几层意思。

魔法师再现?不要治疗?牧师擂台赛?不过是和一个老对头,终于做了次队友而已。

说是全联盟最磊落、最豪情的战队,霸图这次真是太狠……太心脏。

荣耀的战术大师之一回想着这次全明星的开场,,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十年,没有之一。全让霸图占全了,无论是人,账号卡,还是配合。虽说自己连挑战赛都玩过一圈,但垃圾话骗自己是没有用的。翻来覆去讲到烂的“一如既往”,所有的队伍,角色,选手,粉丝,也只有霸图做得到。

“一叶之秋”再也不会是他的了,也很可能,再也无法和“沐雨橙风”并肩作战。职业选手里,要说对拥有过的账号卡没有一点想法,都是假的。魏琛那老家伙还一直心心念念着索克萨尔,他呢?一声回响都听不到。

曾以为能携手前行的人在南山睡得快活,留他一个在嘉世不再的荣耀里游荡成老鬼。

半夜失眠在酒店的单人床上。

靠……叶修用鼻子蹭了蹭枕套。不是只在意冠军的吗,想这么多又有何用。亏早先还吐槽霸图搞什么画风突变的抒情格调。人啊,真还总避不开“俗”一个字。

韩文清和张新杰的那个拥抱,他相信在场的人当然都会记得,甚至会顺便想起一下自己流水走过的阵营,队友,想一想,再想想别人的十年,七年。想想自己的,过往和今后。

也不怎么样,人各有路。一笑了之。


命运决定了各自有队友,但说过去,却那样厚。

那个拳法家其实是个很好的队友。明确,不畏缩,千万人既往。要不是做了太久对手,久到难得同队一次,还“不由自主”地想用攻击招待对方,那还有什么好假设的呢。

烈焰红拳,他只用想着要怎么接住;勇猛的老虎,再也不会像那天的团体赛那样把后背交给他,而是咄咄逼人地要掀翻他。

那个,以握紧的拳头,来等他回来的人。

曾经在网游里一起抢BOSS的夏天,没有空调的训练室,握着鼠标,感到汗水沿着脊背一路滚下去,到眼下这个冬天,他们还在,但也只剩他们两个,像恋栈的老马一般坚持着,信誓旦旦,剑指桂冠。

话说回来,真要设想他和韩文清同队,简直跟想象那张钱包脸温柔地笑出来一样有难度。他们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啊,无非:怎么弄死你,怎么不被你弄死。队友?能拥抱的副手?两个都不肯低头的人,怎么可能。

龙争虎斗了十年,要说熟悉,说默契,也是站在“敌手”角度上的。而他,对于训练营的后辈们,比起账号卡,也更重视它们背后的操纵者,更别说常年在职业联赛中活跃的选手;其它战队的队长;从始至终的,要胜利就要打败的人。

他们之间充满了算计,思量。从把目光一直钉在对方身上,试图揣摩出法师背后那个“人”的个性和习惯开始,到后来,换了角色,还是一瞬认的得你。

怕?玩笑。酣畅淋漓一场硬仗?正好。这么样的一个人偏偏是对手……可,这么好的对手上哪找呢。

才不稀罕做你队友。叶修用手指比出一个射击的动作,好像黑漆漆的天花板很值得一个巴雷特狙击。

眼中刺,如芒在背,心口的钉子。既然要从我手里抢冠军,那也只有让我的荣光做你的荆刺了。

反正,也不妨碍“偏偏”二字。


第二天的早饭桌边,兴欣的队长一直忙着用手掩住哈欠,不过,还是躲不过心明眼亮的苏沐橙。

“昨晚又搞到多迟睡了啊,我们的好叶队。”

“没……啊……你一走,我就……哈……睡去了。”

女孩子显然不信,但也只是往他手里塞了双筷子:“还在迷瞪,想昨天录像的后半截呢?”

“我又没有打开一个视频就必须要看完的强迫症。”

大漠孤烟被带走得早,他早就看到场上已没那个人的时候了,后面只是在看着屏幕发愣。

复盘,研究对手,说得冠冕堂皇。只是不肯承认自己也绕不过。心里本就是在走钢丝,用心多一分则过,可他是谁?他可是声名狼藉的战术大师,都没资格做一次随便爱上别的选手的毛小子。


吃完了饭,他走到门口,掏出烟来,点着之前,先用这根小纸棍指了指还在磨蹭着吃饭的队友:

“新年就算结束啦,回去好好训练。”

一切照常。觉还是要睡的,他也没那么多感慨好发,何况现在一身困劲儿,泛得真难受。

管它过往再厚。往者不可谏。

Fin

评论 ( 9 )
热度 ( 38 )

© 春风白纻歌 | Powered by LOFTER